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权一真天生不谙世事。

 

他只管杀不管埋,闯祸不善后。赔礼送礼道歉答谢,这些概念在他的脑子里找不到一席之地。最初在师门的日子仿若一潭死水,不起波澜的单调还可以放纵他的怪脾气,可跟着引玉上了天京后,可就没有那么自在了。

 

譬如这天,他就被引玉带着鉴玉拖着,去给一位老神官送礼。

 

送礼道谢。

 

前几天,他又在大街上遇到了一直不对付的神官。被轻易一激,他就想动手,对方却且战且退,把他引到了偏僻的地方,才阴恻一笑,眨眼又有一波人从暗处出来围住了他——原来对方特意布下了圈套。

 

可权一真脑子只有一条筋,只会来一个打一个,来十个一起打,完全没有想过要求救和跑路。对方人多势众,结果可想而知。

 

幸运的是他运气不错,路过了一个老神官。老神官德高望重,还是天京少有的老好人,当即多管闲事地劝起架来,拖到了引玉赶来,权一真才没有被打成肉泥,于是乎就有了今天送礼这么一出。

 

“你走快点行不行?平时吃那么多,劲都使哪去了?”鉴玉没好气催促权一真。

 

“今天没有其他事,我想回去练功。”

 

“你怎么有脸说要回去?我和殿下回去才对!你以为我们是为了谁才出的这趟门啊?好啊,罪魁祸首还想撇的一干二净了?”

 

引玉哭笑不得拍拍鉴玉的肩让他冷静,又摸了摸权一真的头:“用功是好事,但光只会练功是不够的,经过了这次的事,一真你再不情愿也要好好学学处理人情世故了。”

 

“师兄也没有办法一直替你兜住所有事情啊。”

 

权一真垂着头不情不愿地跟上去。

 

 

 

 

很多年后,中秋宴。

 

权一真记不清这是他第几个生辰了。

 

晚宴一如既往热闹,当初和他不对付的人不在了,飞升后讨好他的人没有靠过来了。

 

可是恍如隔世的蜚短流长却留在了戏台上。

 

他理所当然地愤怒起来,可在他发作前,却有人出手帮他放下了帘子。

 

“师兄也没有办法一直替你兜住所有事情啊……”

 

好多年没有人替他解过围了。

 

“更何况,别人帮了你,是一定要跟别人道谢的啊……”

 

师兄所有的教诲其实他都听进去了。师兄所有的教诲他还记得。

 

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他往菩荠观的功德箱一根一根塞金条。

 

鉴玉从前老是骂他什么都不懂。

 

他想他真的该长进一下了。

 

毕竟,师兄不在他身边了。

 

 

事多还是忍不住摸鱼……

突然发现对于铲屎官最常用的描述是哭笑不得……【哭笑不得.jpg

溜了溜了回去赶课题……

 

 

评论(5)
热度(86)
  1. 秋名山停车场以疏 转载了此文字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