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刚刚吃粮看见一句“卡服务器上限的等级”,突然好怀念,果然最喜欢的还是一开始的江湖,一起沙雕划船跳金顶……现在点开列表亮着的都不是认识的,唯一没变的,就剩这张旧版脸了吧
——是的我又在舔自己的脸了。

1

上次帮战敌军太狡猾惹……

下一场就没有那么轻松了……

1

【华武】桥

钟鼓楼旁边有一座桥。华山一个人站在桥头。


立秋过后暑气渐消,夜里的风泛起了凉,金陵这地歌舞笙箫惯了,四季怎么更替也不会跟萧瑟两字挂上钩。佳节前后反而烟火更盛,宝马雕车香满路,红绸缎下火树银花,亭台楼榭霓光流转,怎么看怎么美。


当然了,人也是风景——看了就头疼的风景,大晚上的宽街窄巷密密麻麻都是人,打马而过的少侠挪得心惊胆战,却在撞到别人之前先被人海吞没了。幸好大家还是挤得高兴的,你瞧,每个人脸上都挂着笑,显而易见的、矜持内敛的,手挽手的两个人脉脉含情,一撞一扶都成了趣;单身逍遥的捂住自己的眼,好歹眼底还是祝福笑意。


华山从前就仗着身手好没有...

23

【华武】见过

我去过很多地方。

也在很多地方见过华山的弟子。


>>>


第一次见是在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这方水乡曾无数次出现在师兄们的口中和萧师兄递我的话本里。他们总是说晴天的江南有多美多美,说在林荫竹道走累了可以在茶馆歇脚,说听完了故事随着袅袅茶香漫步到桃花林,说拈花泛舟湖上,去向雾霭迷蒙的远方——


他们说,落花流水,天上人间。


可他们没有跟我说江南的另一幅模样。


彼时下着大雨,穹顶满着乌云,我跑得气喘吁吁,快错以为泼在脸上的是墨汁,而不是把落英碾成泥的雨箭。林子的树冠本就...

6 51

礼轻

>>>还债,答应给我绑奶的侠明  @布丁茄w (仙女有空回来奶我一口啊


少侠低着头,双手举着手上的东西递给方思明,却不敢看他。


准确来说是不好意思去看他。


方思明的确也对他送的东西不甚感兴趣,淡淡扫了几乎递到了他鼻尖的飞雪剑和萃玉一眼,就继续籍着萤火虫飞掠散下的光来打量少侠。


尽管从来没有立下什么诺言,但少侠每晚月色正好之时总会来到水泽边上见他一面,久而久之,就成了两个人之间心照不宣风雨不改的习惯。昨晚却不知道为什么,少侠没有来。


方思明等到三更,面上没有一...

4 31

7月就这样过了……

3

【华武】不给牵

从前一同并肩走的时候,因为靠得极近,身高又相仿,少侠的手总是不经意就碰到道长的手背。


暑天热,从明月山庄出来的时候大家都是大汗淋漓的,好死不死少侠还是要往道长那边靠,勾肩搭背搂着他跟其余人道别,被甩开后还锲而不舍往人家身上贴,嚷着心肝别走那么快等等我,我在家里煲好了汤今晚去我家过夜吧我们可以……


道长实在不厌其烦,一把拍开身侧那只黏糊糊的手,想找东西堵住那张忒不知羞耻的嘴。可钱袋还没有摸到,另一片灼热的肌肤就紧紧贴上了他的掌心,得逞的人缠住他的手不放,还不懂得见好就收,又不轻不重地捏了几下,冲他痞里痞气地笑。


“就牵一会儿嘛!”

“放开我...

4 43

【华武】金陵街头有人给你塞了一个瓜(下)

前文戳:(上)


05.


“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说什么也得表示一下感激的。”


道长经不住少侠的热情邀请,到华山做客,马车驶到一半,他就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他却发现自己半截身子被埋在华山山门的雪堆里,几乎已经冻僵了,本能想要站起身,抬起手只见两只毛茸茸的爪子。


“???”


“……道长?小道长?”恰巧远处正走来一个四顾寻人的身影,眉间带着明显的焦灼。听见这把声音,道长想开口唤他,怎料张嘴只能发出“呜呜呜”的鸣叫,只好奋力扑腾起来,努力自己爬出去。


可下一刻,身上的雪就被悉数扫开,一双温暖至极的...

2 59

【华武】金陵街头有人给你塞了一个瓜(上)

>>>好像没有什么设定值得说,就是道长一定是穿鹤舞的那种(。)

>>>日常小甜饼,越到期末越想摸鱼


01.


“华山的哥哥姐姐为什么都拿着一条咸鱼啊,他们平时都吃这个吗?”


“这么穷的吗?好可怜啊……”


金陵街边的小朋友,最近看见华山弟子经过,都很好奇,大胆的甚至还想上去摸摸。


今天恰巧轮到少侠外出采办。一同的师姐闻言,冷酷地把咸鱼扛到了肩上,上前走去。


少侠赶紧拦住她:“童言无忌你快冷静!这群小孩还没有咸鱼长,师姐你别跟他们计较,还有我们去晚了就耽搁正事了!”...


56

“这就是活下来的代价。”

“我很喜欢武当山的一切,我希望永远能在那里生活,看着我的师弟们长大,陪着师父、师父老去。”

《东临记》,郑居和奇遇整理归档。

大师兄大师兄大师兄大师兄你不要走——小棠同款呐喊我要10086+份


9 155
 
1 / 21

© 梧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