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

>>>一个脑洞。关于家暴厄命。

 

若邪今年初二,学业优秀乖巧听话,老师助手同学榜样。

厄命今年也初二,逃课作弊打架斗殴,浑水摸鱼样样精通。

 

于是,同班同学,两极互斥,看不对眼,势成水火。

 

若邪啊,其他二百五再调皮,你也不会跟他们过不去啊,风扇 风师扇八卦搭上若邪的肩膀问,可你怎么就这么不喜欢厄命呢?

若邪撇撇嘴说,他处处针对我。

 

“譬如?”

 

“上次有姑娘递给我情书,他居然当面说人家丑,把人家女孩气跑了!”

“每次球赛他非要围着我转,不让我一个队友近身,抢了我的球还要瞎得瑟地笑!”

“大热天往我抽屉塞冰糖葫芦巧克力,搞到我的书甜腻腻的。”

“连路过都要拽我扎头发的绳子!”

 

风师扇:???

呃……这人看起来酷炫狂霸拽,怎么这么幼稚这么可恶。

他还觉得,有哪里怪怪的。

 

可他还来不及说,远处的千年搞一次课室卫生的厄命就一把扫把当空砸来。

月牙铲连忙拉开他搭在若邪身上的手,再拖走他。

 

风师扇:Σ(ŎдŎ|||)ノノ

月牙铲:(¬_¬)

若邪: (•́へ•́ ╬)

 

居然还当着我面还欺负我的朋友!

若邪怒,偷偷把下个星期倒垃圾的值日生全部写了厄命的名字。

 

到了放学,若邪自己一个走到一半,发现有人尾随他。

是厄命。

天啊他该不会是要来报仇想把我堵在小巷子里面打一顿吧?

街灯在维修,整条街黑乎乎的,若邪越想越怕,干脆拔腿跑了起来。

当然他立马就发现厄命跟着他跑了起来。

若邪:QAQ

幸好家就在眼前。若邪跑到门口,迎面就出来一个人。

 

若邪,怎么啦?出门倒垃圾的谢怜奇道。

哥,有人要打我。若邪扑到谢怜怀里,一副想哭的样子。

 

拐角处的厄命闻言,回想着自家老哥风度翩翩的样子,理了理衣领,缓缓踱出:

 

“哥哥好,若邪第一次带我来他家,区区薄礼,不成敬意。”

 

说罢从背后掏出了一包旺仔大礼包。

 

若邪:???

 

“哎呀,小同学你怎么这么客气,来玩不用带礼物啦,若邪是第一次带同学回家呢,快进来。”

“谢谢哥哥!”

 

若邪:?????

 

 

有客来,谢怜很高兴,特意削了梨。

厄命笑眯眯接过,还往若邪嘴边递了一块。

若邪吓得拼命往他在啃薯片的二哥芳心那靠。

 

啊,厄命你有什么特别喜欢吃的菜吗?谢怜问。

没有,我不挑食的。厄命乖巧。

 

于是谢怜高高兴兴拿出电饭煲。

厄命起身跟着谢怜进厨房打下手,帮他切白菜。

见厄命走开了,若邪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

 

“哎?二哥你怎么了?”

 

一直都不动神色的芳心依然没有答话。

但盯着电饭煲的他脸色是说不出的苍白。

年轻人,你们对厨艺的力量一无所知。

 

饭煮好了,谢怜第一碗羹汤就递给了厄命,说,趁热吃。

 

厄命喜笑颜开,尝了一口。

 

当场倒下了。

 

谢怜:……

若邪:……

芳心:。

 

看着被抬走的厄命,若邪想,他哥果然是亲哥。

 

一个星期后,厄命勉强能去上学了。

走到一半,他见到若邪,刚想打个招呼。

就被人提住了衣领。

回头,芳心居高临下看着他。

 

“离我弟弟远点。”

 

于是他又回家躺了一个星期。

 

 

厄命打死不敢去若邪家了。

 

“你也太没用了。”

 

厄命脖子一缩。

哈哈他哥没有打到他头。

 

然后他就呜呼哀哉地捂住肚子蹲下了。

 

 

又一天天气很好,谢怜在街边看见上好的咸菜,蹲着认真挑的时候,一辆骚气十足的红色法拉利在他面前停下。

 

“哥哥好。”

 

谢怜:???

 

您想必就是若邪同学的哥哥了,黑风衣红衬衫的年轻人彬彬有礼摘下了他的墨镜,柔声道,我是厄命的哥哥,上次不成器的弟弟给您添麻烦了,我一直过意不去,两个小朋友今晚约好了在我家聚餐,不如您也一道来吧。

 

谢怜本来还在考虑,花城打开了车门。

 

谢怜看见后座放着一堆可以作殿的金箔。

 

然后就上去了。

 

 

与此同时,若邪的微信响了。

 

——我请你哥来我家吃饭了,你要不要来。

——厄命!你究竟有什么企图?我是不会去你家的!你快放了我哥!

——我刚刚看见你哥买菜了

——……

——你确定要我放他回家?

——不……呃不是……你、你给我等着!

 

厄命对着手机露出了个胜利的微笑。

 

耶V

 

 

于是晚上,四人吃了一顿谢怜花城很愉快的晚餐。

 

若邪如坐针毡。

 

但更可怜的是厄命。

 

他莫名吃了N斤狗粮。

 

 

天黑透了,花城提议谢怜兄弟留下来过夜。

 

芳心的电话打了过来,说他根据若邪给他的地址开车来接他们了。

 

“谢谢你,三郎,但我弟弟还等着呢。”

 

花城微微笑,送他们到门口,说有空下次也把芳心带来聚餐吧。

 

谢怜笑说好。

 

然后厄命就眼睁睁看着若邪骑上芳心拖来的共享单车走了。

 

厄命:QAQ

 

花城看他趴在栏杆的样子,一巴掌拍过去:

 

“哭什么哭,还不都是你没用。废物。”

 

 

 

↑↑↑上面的是什么……为什么我削个梨的时候……脑子里会出现这些……

嘶……厄命X若邪的tag怎么打呀……

评论(28)
热度(189)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