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开封奇谈]「鼠猫」《我想吸猫居然被猫吸了?!》(二)

修了好几次所以晚了= =手感不好,可能还会修

 

前文戳

 

01.

 

医务室。

 

“你有完没完?”

“没完哦。待会还要给你再打三支针 ^ ^”

“什么?!”

“开玩笑的。^ ^”

 

使了浑身解数依然被五花大绑在了椅子背上的白玉堂,从江子云帮他用肥皂水冲洗伤口就一直炸毛。

 

“为什么校医室里面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而且校医会对学生用刑也没有被查封啊?”

“呵呵。”

“跟学生会会长熟很了不起吗?!”

“呵呵。”

“拒绝裙带关系啊啊啊!”

“呵呵。”

 

“呵呵你个头啊!快点把绳子给我解开!”

 

“呵呵。好啦,大概这样就可以了。”又往白玉堂的手洒了好些碘酒,江子云对着白玉堂微微笑,解开了绳子的结,立马退到五米外的洗手台。

 

“今天怎么不见庞籍中暑啊?”白玉堂被碘酒刺激完觉得一点也不痛,并且很想分散一下注意力。

 

“他呀,最近不都在为搬校区的事情忙嘛,而且,就算不忙,整天待在我这里算什么样子,下次他再赖这这里无所事事看我不把他赶出去……”

 

想逃避医嘱的白玉堂后悔了。

他好像按到了江子云身上某个开关。

 

 

 

02.

 

白玉堂话音刚落的时候,另一边的学生会办公室。

 

“啊…嚏……!”

 

面对着一大堆文件,庞籍的心本来就拨凉拨凉的。现在还突然打了个喷嚏……

 

“好像感冒了呢……”

“太好了!待会儿还是去找老师看看吧!”

 

“……”

“喂,要不要派个人劝劝会长不要再对着24度的空调看文件啊……”

 

 

03.

 

“不过,话说回来,”江子云笑得和蔼可亲,一点也不八卦,“白同学是怎么被猫抓伤的呢?”

 

“要你管!?”白玉堂的眼睛毫不心虚地飘去了一边。

 

“虽然白同学器宇轩昂,但是,”江子云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猫没有理由无缘无故来吸你吧,没想到白同学,原来还有这种爱好啊……”

 

“没有才没有!我只是帮忙搬东西的时候惹了一只臭猫!不!是那只臭猫先惹我的!”白玉堂想一掌拍到桌子上,奈何刚刚才包扎好,只好憋屈作罢。

 

“总之,吸猫需谨慎,白同学以后要温柔点哦! ^ ^”

 

“你到底有没有听人说话啊啊啊?!”

 

江子云走到窗边的桌子前坐下,在登记册上面开始写些什么,一边道:“这几天注意伤口,不要包扎,自己观察自己十天,看看有没有得狂犬病死掉。”

 

白玉堂:“……”

 

“还有记得要忌口,有空的话,可以去看看吸你的那位是否健康如常哦。”江子云停笔笑了笑,淡淡看了窗外一眼。

 

“你特么是在逗我吧?!”

“怎么会。”

“不要用这种慈爱的眼神看着我!好恶心!”

 

“老师……”

庞籍的声音恰好此时从外面飘来,白玉堂趁机转身就是跑。

 

“不打扰你们师徒联络感情了!”

 

“慢走哦……”

 

庞籍一打开校医室的门,扑面而来就是一阵白色的风,一脸圈懵地僵硬回头,也只能捕抓到白玉堂落荒而逃的背影。

 

“老师!”他带着一脸粲然的笑意进门,江子云见了,到了嘴边的训斥化作了一声微不可察的叹息。

 

“别把门带上了,小心不要夹伤别人了。”

 

庞籍:“???”

 

他身后没有人啊。

怎么突然就演恐怖片了?!完全没有换片场的心理准备啊!

 

江子云:……  

“收起你的脑洞,看看脚下。”

 

庞籍呆滞地低头。

 

“咦?怎么你也来这了?”

 

 

04.

 

白玉堂心累地爬回宿舍,门都没关好就把刚刚买的泡面甩到桌子上,自己大字型地倒在床上。

 

他无拘无束惯了,一个人住一间宿舍,没有别人的干扰,本来只想躺一下下,却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嗯……”再次醒来,摸索到了手机,他皱着眉眯眼适应屏幕的光,“已经六点多啦。”

 

转头看向阳台,天边也的确染上了茜色。

 

“咦?”坐起身,原本盖在他身上的被子顿时堆叠在了他腿上,“我什么时候盖被子了?”

 

然而白玉堂还没来得及纠结究竟是被子成精,还是他终于习得给睡着的自己盖被子这个技能,耳力极好的他就被一声轻响吸走了注意力。

 

“喵……”

 

“!!!!!?!”

 

纳尼?猫叫?!

 

白玉堂整个人弹了起来,扫视了整个宿舍一眼,终于在没关紧的门缝边,看见了一个探头探脑的黑色小身影。

 

“喵……”

“又是你这只臭猫!”

 

白玉堂刚睡醒脑子本来还混沌一片,现在看见这个害得自己要去校医室的罪魁祸首,顿时火冒三丈。

 

“你还来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被江子云折腾得多惨吗?!”

“喵……”

 

黑猫微微低下了头,看上去有些丧气的样子,踌躇了一下,它伸出前爪缓缓踏前了一步。

 

“怎么?你还想进来喝杯茶啊?这里不欢迎你!给我滚!”白玉堂呲牙咧嘴。

 

“喵……”

 

黑猫头又低了一些,缩回了前爪。白玉堂上前抬手就要关门。

 

毛茸茸的小黑脑袋完全不见了。

 

然而门锁还没有碰到门框,白玉堂的手就停住了动作。

 

又伫立了两秒,他把剩的极细的门缝又拉开了一些,悄咪咪地往外看:

 

“可恶!”

 

接着猛然完全把门打开:

 

“臭猫!你猫呢?叫你走你还真走啊?!你就不会留下来继续安慰我一下吗?!”

 

新楼道空荡荡的,谁的身影也没有。

 

白玉堂气得想摔门,可是又咬咬牙忍住了,转身回到宿舍想煲热水吃泡面,偏偏余光却瞥见,门边好像有什么。

 

低头一看,是一个白色的塑料袋。

 

“什么东西?我没有把这个带回宿舍的呀……”

 

他把塑料袋打开就愣住了,里面居然是一卷绷带,还有纱布,以及一张纸条:

 

看来展大人已经把东西送到白同学手中了呢(笑

下次慢走啊,呵呵。

 

纸条上书的语气让白玉堂一阵恶寒。

 

“谁下次还会去你那里!不过……展小猫原来是来送东西的吗……哼!谁让他自作多情了?我才不管他又跑哪去了!”

 

白玉堂把绷带纱布随便往桌面一扔,然后拆开了泡面的外包装,倒好了调料。

 

然后情不自禁地开门往外走。

“五爷我只是,只是去扔垃圾而已!对!就是这样!”

 

白玉堂把六楼的楼道走了一遍,挑了个很垃圾的垃圾桶把东西扔了,若无其事地回到了宿舍。

 

“臭猫你自己自生自灭吧!”他愤怒地提起热水壶。

 

包拯公孙策提着外卖盒,正好经过白玉堂宿舍门前。

 

“咦?白玉堂平时不是总喜欢关着门吗?今天难道……被抓傻了?居然漏了一条缝?而且他怎么又在吼了?”包拯提着两人份的饭,有点心虚,又有点好奇。

“谁知道。”公孙策负手走在他旁边,“麻烦没解决呢,快回去。”

“知道了知道了……别动不动就抽我啊……”

 

 

 

05.

 

【请将开水注入后静候三分钟,就可以享受美味的面条啦!】

 

白玉堂叼着叉子,三分钟后恹恹地开吃。

 

吱——

 

门轻轻地动了下。

白玉堂没有转头,继续吃。

 

前三分钟转了N次头看门的他,已经不相信奇迹了。

 

噹——

 

“???!”

 

又传来了金属碰地的声音。白玉堂扔下叉子闪到门边。

 

“喵……”

 

果然。他低头一看,正好对上抬头看他的展昭。

展昭旁边,还摆着一盒鱼罐头。

 

“……”

“喵。”

“哼!勉强让你进来吧。”

 

—TB尽快C—

 

————————

因为我不太了解被小动物抓了之后怎么处理伤口,BUG见谅哈ovo

螃蟹叫江校医做老师是因为江校医从前是他的家教啦=x=

别问我展昭怎么搬罐头的,用意念,信不信:)

评论(14)
热度(93)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