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刺客列传]「全员」踏影(下)

古镇AU


又名《均天镇有个跟踪》、《我就静静地看着你》


前文戳:


捌、

 

第二天,早到公孙钤还没有起床给陵光做早饭的时候,执明就被慕容离从被窝里面揪了起来。

 

“没有,阿离……”

“???没有什么?”

“没有,阿离,我真的没有乱摸你的腰……”

 

睡得迷迷瞪瞪的执明少爷诚恳地如是说道。

 

下一秒他帅气的脸就和紫刘海一起被捂死在了被窝里。

 

“唔唔唔……阿离泥补能……谋杀亲夫……啊啊啊……”

 

这天早上的的陵光,是被一阵尖叫声吓醒的。

 

 

 

“哟,慕容公子早啊,今天和执明少爷一起来啦?”去到天玑茶馆,甘权日常忙得欲哭无泪,而奇怪的是,蹇宾今天并没有出来翻白眼帮忙。

 

“咦?奇怪?蹇宾呢?”执明拉着慕容离的衣袖探头探脑,“他不每天都像望夫石一样等着齐之侃来的嘛,今天居然不见人了?”

 

“来了。”执明话音刚落,慕容离转头就看见,齐之侃扶着蹇宾从不远处走来。

 

“怎么回事?”执明看见半个身子搭在齐之侃身上的蹇宾,实着吃了一惊。

 

“我们昨晚碰到那个通缉犯了。”

 

慕容离眉头一皱,瞪了执明一眼。看吧,晚上那么危险,没事还跟在他身后瞎折腾,不知道是哪个瞎了眼的神仙保佑他的。

 

可某个不知死活的人压根没注意到。

 

“小齐你是不是和那个恶贼大战了三百回合依然高下难分?”执明一脸兴奋,脑补了数十回钧天外传的打斗剧情,“最后危难关头,蹇宾舍身为你当下一击……等等!这样说的话,蹇宾你是不是被捅出了几个洞?你没事吧?”

 

执明心下可怜起了蹇宾,转眼间变成了一脸关切。

 

一脸欠揍的关切。

 

慕容离:“……”

蹇宾:“……”

齐之侃:“……”

 

“咳咳,小明你想多了,”还是齐之侃尬尬地开了口,“我昨晚夜巡的时候的确逮到那家伙的踪迹了,跟他交了几下手,他的武功不及我,先前作恶多端,恐怕是仗着有同伙罢了,不过他狡猾得很,眼见不是我的对手,就立刻开溜了。”

 

“哦,这样啊。”执明略有点小失望地收起瓜子。

 

“咦,不对啊,那蹇宾身上的洞是什么回事。”

 

蹇宾黑着脸强忍住掀桌的冲动:“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身上有洞?你脑子才有洞!”

 

齐之侃赶紧顺毛:“小明你别瞎说,阿蹇他只是扭伤了腿而已。都怪我不好,让阿蹇和我一起夜巡……昨晚我见那家伙想跑,便追了上去,没顾及到身后的阿蹇……”

 

齐之侃越说越难过,蹇宾顿时气消了,摸着齐之侃的头说不是他的错。

 

执明却打破沙锅问到底:“然后?”

 

慕容离一把扯过了他,用一颗鲜虾云吞堵了他的嘴:

 

“别问了,肯定是也想跟着追上去,结果平底摔了。”

 

执明觉得慕容离分析得太有道理,而且阿离亲手喂的云吞太好吃了,哦了一声之后又乖乖地张开了嘴。

 

慕容离微微笑,用筷子夹起了一颗云吞递向他。

 

然后拐了个弯放进了自己的嘴。

 

执明:“QAQ”

 

 

 

中午的时候,齐之侃把大家叫到了天权饭馆。

 

“事情就是这样,他蒙了脸,样子我看不见,但是我认得他手上有一块疤,想看看大家有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在伤亡最低的情况下,逮住那个通缉犯。”他言简意赅结论。

 

莫澜贴心地准备了几个小菜,上了几壶小酒。

 

仲堃仪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搂着孟章的肩膀,沉声问道:“所以这顿饭,谁买单?”

 

陵光看向他冷笑了一声:

 

“当然是执明啊!”

 

执明:“?????”

 

齐之侃“啪”地把千胜搁在了桌面,给执明一个爽朗好看又感激的微笑。

 

执明觉得他要跟帐房提前说一声,他这个月的败家是有偶然性的。

 

觥筹交错。此乐何极。

 

执明:?????

 

“不是说好谈正事吗?不是危急万分吗?”

 

怎么就吃起来了呢?看上去坑了我你们很开心啊!

 

“吃饱才有力气想办法嘛,”孟章嘴咬着仲堃仪给他剥的河虾,往仲堃仪的碗里添了一大块鱼肉,“啊,这顿饭是执哥请的。”然后在黄焖鸡堆里面选了很久,给执明的碗里送了一块看上去非常肥美的

 

鸡屁股。

 

慕容离往口里扒了一大口饭才忍住没笑出声。

 

陵光已经笑到咬不稳公孙钤给他布的青菜。

 

“光儿,礼不可废。”

 

然后陵光一口把菜喷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公孙钤:“……”

 

齐之侃趁机顺走了鸡腿到蹇宾的碗里,低头才发现自己的碗盛满了排骨。

 

 

 

酒饱饭足,和乐融融。

 

“我们继续说正事吧。”

“好,正事是啥来着?”

“……”

 

仲堃仪看着齐之侃拿起了千胜,露出一个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开玩笑开玩笑,齐将军莫急莫气,嗝——”

 

“……”

外号齐将军的城管大人觉得,他找这群人一起想办法,真是个脑门被蒸笼盖子夹坏的决定。

 

仲堃仪喝了口茶:

 

“办法,我有。”

 

 

 

玖、

 

“所以人就这样抓到啦?”

 

天权赌坊的一个豪华唯爱僻隔间,翁彤一边问一边摸了一只二筒。

 

“嗯,”天璇医馆的老大夫魏玹辰微笑着看自己的牌,“仲堃仪这小子是挺聪明的,酒坊糖水铺,茶馆饭馆联合搞了个免费试吃活动,不仅把人逮住了,同时变相促销,还挽救了这个月惨淡的账目。”

 

“小把戏而已,”退休的老夫子孔伯勤哼了一声,“不过没有什么伤亡吧。”

 

“这倒没有,”若木华决定不了摸东边的麻将,还是摸西边的麻将,索性拿出了一只星盘,“我当时也去了,这小子狡猾的很,算定了逃犯没钱吃饭一定会来。四家的摊子并排,茶馆打头阵,酒馆最后,于是逃犯伸手领茶点的时候,蹇宾齐之侃第一时间就发现了。”

 

接着他摸了东边的麻将。

 

“然后,等瓮中之鳖排队到酒馆的摊子,仲堃仪拿出了他的假酒,逃犯就一杯倒了。”

 

孔夫子:“……”

 

“兵不血刃的妙计啊。”魏老笑道,摸了那只若木华弃了的西边麻将。

 

“碰!”

“啧,老魏你今天第几次碰了,让着点不行吗?”翁彤嫉妒。

 

若木华直接维持着捧着星盘的姿势崩溃。

 

“没钱吃饭了好心你就别赌,我可不借钱给你。”孔夫子摸着胡子嫌弃道。

 

 

拾、

 

莫澜日记

 

[钧天历二十九年  五月初十  多云转晴]

 

太好了,通缉犯被抓到了,少爷不用再悄咪咪地跟在慕容公子身后一厢情愿地犯贱了。真的遇到通缉犯还不知道谁保护谁呢……

 

所以我家少爷真是一往情深!

 

不过那天早上慕容公子主动来找他,明明高兴得很,他却偏要躲在暗处,还用我的这个月的工钱威胁我不能说出他在哪。委屈。

 

最过分的是,事后他还要抢走慕容公子送我的煎饼果子,我明明很想吃的!分我一块都不行,小气!

 

委屈委屈委屈!我——

 

我也只能接受现实啊……谁叫我和少爷是兄弟呢?

 

好了下次给少爷推荐哪个地方让他带慕容公子去刷好感呢……

 

 —END—


摆摊耍猴的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




评论(5)
热度(64)
  1. 七只影以疏 转载了此文字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