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华武】当你要给一个素未平生的人探监(番外)

端午的时候来不及写的彩蛋,写完发现挺长了,单独放出来

-2到0配合前文食用,+1到+3可单独作沙雕节目欣赏

正文结尾也修过了,你们不要看(x

 

正文:()()(


>>>


-2.

 

华山在监狱里面被暴打第二顿后,师姐对他进行了思想品德教育

 

师姐:“怜香惜玉点,你这般不懂风情,小心找不到情缘。”

 

华山:“切。”

 

……哦。

 

 

-1.

 

“那个细皮嫩肉的武当第一次来探监的时候,我就说了他们俩一定有一腿!”

送武当进狱的狱卒甲说。

 

“那天我没当值啊,不过我看到了另一幕劲爆的!上次那个华山一出牢门,就把人家道长扑倒地上了,不是系统不让我就上去怼他了,幸好人家道长的师父来救人了!”

送华山进狱的狱卒乙说。

 

“哎,你多管什么闲事啊,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刚刚在刑堂玩得多高兴,不过年轻人就是冲动,你看,这不又一起进去了。”

 

“说起这个我就来气!那个华山为了进去,刚刚居然冲过来打我!真不懂现在的少侠脑子里面都装着什么,坐牢都要黏在一起,明明我快下工了,还要加多我工作量!”

 

“唔,这个你说得在理,我们大明监狱可是为了捍卫整个江湖的爱与正义而生的,他们老是跑来我们这里调情成何体统,还耽误我们下工吃饭,让他们关久一点好了。”

 

“对!冷死他们!”

 

 

 

0.

 

裹成粽子的华山投进了牢,狱卒也走光后,气氛一下子微妙了起来。两个人都不肯先开口,就这么僵持着。

 

牢里越来越冷,武当又不肯往脏兮兮的干草堆边靠,梗着脖子冷得瑟瑟发抖。

 

破空声来,柔软的布料盖住了他的头。

 

“披上吧,小鹌鹑。”

 

武当顶着嫌弃至极的表情,慢吞吞披上了披风。

 

然后把手里面的特赦令丢回了包裹。

 

 

+1.

 

华山和武当冰释前嫌经常组队后。

 

明明两个人肩并肩站着,偏偏碰瓷的就爱当华山的腿部挂件。

 

反正闲着也没事干,华山打算等卖花的自己松开手。

 

可武当却自顾自伸手进他怀里掏出了他的荷包,倒出了88888给小贩。

 

小姑娘开开心心把木芙蓉塞到华山手里,蹦蹦跳跳走了。

 

华山目瞪口呆。

 

“不用谢谢我,”武当沾沾自喜,“我平时都是整个荷包丢出去的,我知道你的情况,我很体贴吧。”

 

然后他摊开手掌到华山面前,低调暗示。

 

华山仔仔细细摸了摸荷包瘪成了什么样子,随后举起了那朵花:

 

“看到这朵花了吗?”

 

他递到武当面前,晃了晃,然后往后丢出一个抛物线。

 

“丢了都不给你。”

 

武当眼睁睁看着那朵木芙蓉掉到地上,被路过的马踩在了泥里。

 

他缓缓把腰间准备借给华山的一袋银子取下。

 

“看到这袋银子了吗?”

 

打开袋口,一撒——

 

“丢了都不给你。”

 

华山看着他这个月的酒钱和伙食瞬间被捡空。

 

是夜,他手拿风车,绕着他们住的客栈跑了十个圈。

 

“我——知——错——了——”

 

+2.

 

华山和武当正式在一起很久后的某天,观梦台。

 

“别人姑娘主动撩你就答应跟她抱抱了?平时你当街拐小和尚我都忍了,现在你越来越分!头上总得带点绿,生活才能过得去是吧?好好好!我这就去声演坊唱绿光!”

 

华山怒骂。

被他托在小臂上的飞鹰瑟瑟发抖。

 

“你回去一字不漏告诉他!就他会撩吗?!我也会!现在我正跟几位小姐姐手牵手,一起去汤池泡澡,今晚不回去吃饭了!”

 

一边的来去祖师睨着眼,用悲悯的眼神欣赏他的单人表演,把鱼竿当成小姐姐的手。

 

“长得好看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

 

【XXX想和你抱抱】

突然,弹了出新消息。

 

“你看!我的魅力这不还在吗!”

 

不假思索,他点了同意,正打算伸出手去绅士抱起某位小云梦……

 

却被抱了起来,近在咫尺的脸,分明是武当。

 

华山:“……”

 

我去,没看清名字,大意了。

 

武当一言不发,只是乖巧地笑,抱起他转了一圈,接着走走停停。

 

平时华山都是抱人的那个,现在被抱起来有点受宠若惊,火气消了一大半,只是哼了几声。

 

武当一直抱着他去到观梦台的边上,看着湖光山色,波光潋滟。

 

嘛,其实也不是不能原谅,华山摸着鼻子想。

 

然后整个人陷入了失重感。

 

“sorry,”

 

高台上的武当,抱臂低头看着噗通掉下水苦苦挣扎的华山。

 

“生得靓仔真系可以为所欲为噶。”

 

 

 

 

+3.

 

最近大家都在打马击鞠。

 

华山他不下场。他赌球,逢赌必输的那种。

 

眼看着每天到处送酒赚的那么点钱没了,武当给他的零花钱转眼赔了,趁着武当打工贴符偷的钱也花光了。

 

武当觉得日子没法过了。

 

“最后一把,”华山握着他的手,眼含热泪,“真的,你信我,真的是最后一把了!我这次一定能赚回来!”

“放屁!这番话你已经跟我说了五天了!”

 

武当忍无可忍,回门派去了。

 

“你再赌!我就从金顶的尖尖上面跳下去!血溅掌门的衣服!”

 

说着使着梯云纵噌噌噌上去了。

 

萧疏寒:“……”

 

华山赶到的时候,金顶吃瓜泡脚凉席躺平接腿赏钱的密密麻麻坐了一片。

 

“师兄不是说要跳吗?怎么还不下来……”

“妈的谁乱放兔子了……”

“哎呀宝宝不开心有没有人赏个铜板啊……”

“阿弥陀佛小姐姐答应我壁咚嘛!虽然我没你腿长但是我很甜的……”

“收留赌球破产武当嗳!本人在华山有一座八成新的帐篷,桌子一张椅子两把……”

 

“那个叉出去,”一边低调快速记录素材的萧居棠突然抬头吩咐,“乘人之危骗婚的一律斩无极。”

“是!”

 

华山急急忙忙从人群穿过去,不小心踩到了风车踢翻了兔儿灯还被一个虚弱的人抓住腿要钱。

 

他爬上顶找到武当的时候,武当背对着他,很平静。

 

“啧,最近手心发黑啊,都开了100个九歌匣了,怎么都是出白皮秘笈,说好的高级特技谱呢?……”

 

100个九歌匣,80J x100……

华山风中凌乱。

明明他赌的都是铜钱而已。

 

“算了,索性开几个粽香金匣好了。”武当愉快地伸了一个懒腰。

 

华山:“……”

 

 

啪叽——

啪叽——

 

金顶静默一秒,又重新沸腾起来。

 

“哎哎哎师兄终于跳了!!”

“咦咦咦为什么他家华山跟着一起跳下来了?”

“唔肯定是没哄好啦……”

 

武当静静地躺着华山的尸体上,有点虚。

 

【我和我非常生气的情缘同时掉下了金顶,我该让吃瓜群众先救谁?】

 

急,在线等。

 

“算啦一只大猪蹄子没什么好可惜的……”

“哎,别踢球了,沙雕玩具有什么好玩的,过来帮师兄接腿啦……”

“哦哦哦……”

 

唔,不用问就有答案了。

 

 

—End—



评论(3)
热度(51)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