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华武】当你要给一个素未平生的人探监(中)

皮皮华vs皮皮当,第二回合。

第一回合在这里(吼


05.

 

第二天。

 

黏稠的雨幕落在金顶锃亮的瓦顶上,汇成一股股小水流,随着滴水落下,又形成了新的水帘。

 

武当骑着马自水帘下而过,往车夫的方向去。

 

“咦?师弟你课业不是还没有做完吗?怎么就走了?”

“哦,突然有些急事,”武当展颜一笑,“师兄放心,剩下的课业晚些一定会回来补的。”

“哟,火急火燎的样子,赶着去见人吧?去哪玩啊?”

“是啊,去监狱,师兄我先走了,晚些见。”

“师弟慢走。”

 

芳菲林划划船,金陵街头拉拉小手,年轻人谈恋爱,真好啊,师兄感叹。

 

“……”

等等,不对。

他师弟刚刚讲的,好像是……

监狱?

 

“????!”

“啧啧啧,帝君在上,现在的年轻人真会玩……”

 

 

 

雨滴滴答答落在武当身上。

 

天气不好,可他的心情非常好。刚刚和邱师兄切磋完,一声清唳响在耳边,就有飞鹰就落在了他肩膀。

 

“奸人陷害,被囚入狱,孤苦无奈,希望有志之士前来相救!感激不尽!”

 

落款居然是昨天那个自作多情多管闲事累他挨骂的小气华山。

 

“寄错人了吧,呵呵。”

 

爱好记仇的他没有把信丢掉,反而慢悠悠折好揣进了袖子。

 

“真是可惜了……”

“我可不是什么有志之士。”

 

他笑了笑,轻声道。

 

 

 

06.

 

华山听见了脚步声。

 

有条不紊,由远及近,是他所熟悉的——

 

“小香香!你终于来了!快……???!!”

 

在黑暗中打坐,无聊到昏昏欲睡,终于华山满心欢喜地睁开眼,看到了——

 

“卧槽!怎么是你这个臭道士!”

 

武当见了想要的反应,笑得愈发开怀:“听闻阁下遭奸人陷害,我忧心忡忡,立马就赶过来看望您了。”

 

说罢,他露出一个像想起什么一样的表情,从袖子里面掏出一张纸,“还有,您的飞鹰当真和您一样聪明,稳妥地把信送到我手里面了呢。”

 

“……”

 

华山目瞪口呆。

华山不敢置信。

华山心死如灰。

 

接着武当一松手,那张薄得可怜的纸,就被冷风带走,穿过了铁栏,不偏不倚地拍在了华山的天灵盖。

 

华山木然把它揭下。

 

“……”

 

卧槽真的是他自己的字。

 

他有点想回家了,回家去跳龙渊。

 

他的求救信居然会寄错!!寄错就算了!!居然还要寄到了这个五行缺德的人手里!夭寿了啊!

 

为什么他这两天这么倒霉?!是不是因为上次在金陵街头暴打了那个算卦的老骗子,被下咒了???!!

 

武当一言不发地欣赏着华山青转白白转红红转灰的脸,从身后的新剑匣掏出了一串糖葫芦,小口小口笑着啃,摆明就是拿冤家下菜。

 

华山额上青筋暴起,简直想抡起他的咸鱼,一个快雪时晴把牢门劈开,然后把这个欠扁的武当脸朝地按到地上摩擦。

 

他刚刚还说了啥?忧心忡忡?呸呸呸!忧心跑慢了就赶不上看他狼狈的模样吧?!

 

揉了揉眉心,华山缓缓从地上起来。

 

稳住,气势不能输,犯蠢不要紧,重要的是冷酷的形象,他对自己说,反正……

 

不急,不急。

 

“不过区区小事,”华山盯着地下的青砖,缓步向前,停在了晦明交界处,昏暗的烛光落在他的震岳衫上,却没能照亮他的脸,刘海遮住了他的眼睛,令人看不清他的表情,“怎好意思劳烦道长费心?”

 

武当继续懒洋洋啃着糖葫芦,一点警惕也无,摆了摆手,:“好说好说……”

 

“道长来这腌臜的地方,该不会只有自己一个人吧?”

 

话锋一转,武当闻言一僵,不详的预感漫上心头。

 

“咳,贫道其实尚有些课业没有完成,既然看见阁下没有大碍,就先……”

 

他反应很快,可惜,华山比他更快。

 

“看来的确只有道长一个人啊,”脸颊被骤起的疾风刮得生疼,死气沉沉的空间里,原本虚伪的平静被绞碎,几乎是瞬间,华山的声音就响在了武当身后。

 

“那实在是,太好了。”

 

武当瞳孔一缩。

 

天旋地转,依稀听见重物撞地的闷响。再反应过来时,武当发现自己已经被放倒在了地上,摔得他后脑壳生疼,眼冒金星。

 

“嘶……”

 

养尊处优的他鲜少这么狼狈,然而内心的愤怒来不及叫嚣,惊慌却悄无声息滋长起来。比摔惨更可怕的是,华山正整个人压在他的身上,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而今一览无余,眼里还跟他的咸鱼一样闪着诡异的光。

 

而那条,不,那把咸鱼模样的剑,就竖着抵在他脆弱的脖子旁边,滑稽是很滑稽,但其中渗出的危险气息,却让人怎么也笑不出来。

 

“道长啊,”华山把头凑近了些,向着武当有些凌乱的额发吹了一口气,“你来得真的很及时……”

 

见武当忍不住皱眉瑟缩了一下,华山沉沉笑了一声:


“我出狱了。”




—Tbc—



第二回合,皮皮当自投罗网,恭喜机会主义者华山少侠险胜,扳回一局!(鼓掌

可是他笑不了多久的(。)

华山:“????!”


抠起细节又慢又短……争取下一回合完结:)

评论(6)
热度(70)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