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邱蔡】如何安抚一只暴躁的蔡师兄

>>>没有答案的送命题,是在想不出标题瞎掰的(。)
>>>只是一个现代小段子

 

今天的市中心特别塞车。

 

蔡居诚今早起来其实就有些不太舒服,奈何他这天的日程是要接待的是一个大客户,怠慢不得。

 

况且他这个月的业绩还被邱居新微微压着一头。

 

想到这,他立刻来了精神,咬紧牙关一鼓作气,开车赶去饭店。

让苍天知道,他蔡居诚绝不认输。

 

都怪邱居新,都是邱居新的错。

红灯前,他一边想,一边恶狠狠踩下刹车。

 

事务洽谈非常顺利,这让蔡居诚的心情好了不少,可没想到从饭店出来,回公司的路上,却赶上了塞车。

 

要命。蔡居诚暴躁地踹了车门一脚。

 

刚刚在饭店坐着谈合同的时候,他全靠专业素质强压着不适,现在只能干坐着等,若不是恰好够背堵在高架桥上,他肯定头也不回丢车就走。

 

无所事事能怎么办,玩手机呗。

 

蔡居诚骂骂咧咧地爬上了他们五个师兄弟的群,混着表情包生动地控诉自己惨无人道的遭遇。

 

“唉?蔡师兄你怎么啦?哪里不舒服呀?”

“……小事。”

“没事!!!!!”

 

平时最爱水群的萧居棠和宋居亦自然而然担起了接话和安慰的重任。可眼见蔡居诚骂人的话越来越能体现出中文的博大精深,巧舌如簧的萧居棠也要语死。而宋居亦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已经退出了战场。

 

“暴走的蔡师兄是一个人能招架得来的吗?”萧居棠觉得宋居亦太不讲义气,当场跑去隔壁办公室揪他领带。

 

其实依然在战战兢兢聊微信的小宋同志被打了个猝不及防,跟郑居和的聊天页面暴露在了萧居棠眼里。

 

“……顾着调情抛下战友罪加一等!!!”萧居棠发出还没有追到宁宁的声音。

 

“是大师兄先找我的,”宋居亦很委屈,“他说蔡师兄不舒服,我们怎么安慰他都没用,还不如闭嘴别再烦他……”

“啊?蔡师兄自己不是说没什么事吗?”萧居棠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他到底哪里不舒服啊……”

 

两个八卦分子再切回五人群,惊讶的发现蔡居诚居然安静下来了。

 

只见最后发言的是郑居和:

“@邱居新”

 

下了高架终于没有那么堵,蔡居诚丢开手机,把他的奥迪开出了Q飞的架势。可回到公司,在停车场熄火的时候,后视镜映出他的脸已经一片苍白,嘴唇都没有了血色。

 

“特么的……”

 

弯腰钻出车门的瞬间,某个难以言说的部位传来的痛楚和腰酸一起涌来,蔡居诚后背都冒出了冷汗,顿时站不稳,踉跄着就要往前摔。

 

千钧一发之际,有人扶住了他,再轻轻把他往侧一带。下一秒,蔡居诚跌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师兄。”

 

停车场灯光昏暗,可蔡居诚不用眼睛去看就认出了来人。

 

“邱居新?你个混账怎么在这里?”

 

“在等师兄,”吃下几记肘击,不管蔡居诚的挣扎,他稳稳地把人抱了起来,“师兄辛苦了。”

 

“你放屁!”虽然附近没有人,但毕竟是公共场所,被邱居新这样一抱,羞赧使蔡居诚更加暴躁,“放我下来!你太放肆了!昨晚也是!口口声声说知道我辛苦,你还……!”

 

“是我不好,”怀中人两鬓都被冷汗打湿,想到他先前一直难受还要聚精会神开车,邱居新心疼不已,把人抱得更紧,他低头亲了亲蔡居诚的额发,“师兄别乱动了,不然痛得更厉害,乖。”

 

“你……”蔡居诚揪着他的领带,气结。

 

昨天两人难得有假期,就一起去采办家里缺的日用品,顺便吃了饭看了电影。回到家洗了澡,蔡居诚试了下新买的香水,本来单纯想问问邱居新觉得怎么样,没想到直接就被那混账玩意按在了沙发,后来还被抱回房间折腾了大半夜。今天早上醒来,不是赶时间和没力气,蔡居诚简直想直接掐死邱居新。

 

“下午师兄没有事情要忙了,我陪师兄回家。”邱居新低头,用自己的额头轻轻碰了碰蔡居诚的,“有点烫,要好好休息。”

“放屁!”蔡居诚一把拨开他的脸,“我有空关你什么事?谁要你陪,你的新项目不管了?”

 

“师兄比项目重要。”

 

蔡居诚最怕就是邱居新正经八百地乱讲话,耳根有些发热,扭头不看他。

 

“……哼!我还要把文件放回楼上,你先放我下来。”

 

“嗯。”

 

然后邱居新维持着标准的公主抱,径直走向了电梯。

 

“我叫你放我下来!!!这个样子怎么可以被楼上那群小王八看见!邱居新!你听见我说话没有?!邱居新邱居新邱居新!!!”

 

“嗯。”

 

—End—

 

于是到了lunch time 整个武当上下都在各个群里看见了不方便透露姓名的箫某发的照片:

蔡师兄红着耳根捂着脸被面无表情的邱师兄抱进办公室.jpg

评论(8)
热度(238)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