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双玄】花前

花前听笙歌。接上次的《春日里》

 

>>>

 

贺玄提着他花了好几十文钱买的砂锅,走进了一处小筑。

 

小筑的选址很是巧妙,离闹市不远,隔墙就有桃溪柳陌,可垂柳一遮,白墙一挡,又凭空生出几分清幽来。且这地方的布置颇为讲究,青瓦朱门,花树亭台状似随意,却处处透露出大巧不工的意味。不难看得出来,此地之主,是个上道的风雅之人。

 

那么,自然不可能是贺玄,他自己从来不爱花这些心思。

 

花径不曾缘客扫,踩着先前被雨打落的早杏花瓣,贺玄提着砂锅一直往里走,在这个宜吟诗宜作对的地,无端滑稽。

 

“明兄!你回来啦!”小径的尽头,水榭边,凉亭下,趴在石桌上的白衣小公子本来无精打采,神色还有几分恹恹,却在转头看见来人的瞬间,眼中溢出了笑意。

 

“怎么今天这么好兴致一大早就出去啦?去了哪?居然不带上我……等等!你手上的!莫不是?!”

 

叨叨絮絮的少年郎目光扫到贺玄手上拿着的东西,顿时从石凳上跳了起来,连忙把花树下的人迎进了凉亭:

 

“你手上的,莫不是城北王师傅做的佛跳墙吧?平日里不是提前预定,就是要排一早上的队才能买到的……”

 

贺玄见他这幅馋样,面上依然波澜不起,不疾不徐地把砂锅放到石桌,师青玄眼巴巴地看着,嘴角的笑勾着惊喜,还有感激。

 

天,他原本只会吃的明兄,懂得自己吃饱后也给他这个病号带吃的了。

 

砂锅的底才碰到石面,师青玄就迫不及待地伸手揭开了锅盖——

 

“……”

“???”

 

一刹那,他以为自己眼睛出了问题,于是把盖子盖了回去,揉了揉眼睛,再打开。

 

“……”

 

他僵硬地扭动脖子看向贺玄,僵硬地笑:“……空的?”

 

贺玄淡淡地点了点头,“空的。”

 

师青玄脸上的不可置信眨眼间变成了欲哭无泪:“明兄!不带这么戏弄人的啊!”

 

贺玄耸了耸肩,把眼里难得的笑意藏好,最后只倒映着小公子气急败坏的模样:“我可什么也没有说过,是你自己一厢情愿地以为了。”

 

“况且,就算真的有佛跳墙摆在你面前,你也不能吃。”嘴上说的话是不容置疑的,可他一向紧抿的唇,却柔和了下来。

 

师青玄不忿的心在听到第二句话时,偃旗息鼓了,随后脸默默皱得像苦瓜。

 

“英俊潇洒正直善良如我,病得这副样子还不能吃顿好的……福缘深厚大把功德又怎么样……”

 

 越说越不像样,且丝毫没有住嘴的自觉,贺玄变戏法似的掏出一块芝麻糖堵住他的嘴。

 

“莫要胡说。”他皱眉。

 

后知后觉失言的小公子看见他不悦,顿时有些心虚,却没想到嘴里的东西泛出了甜味,愣了愣,他立刻福至心灵粲然一笑:“还是明兄待我好!”整块糖被他卷进了口,他还状似无心又似有意地抓住了贺玄过分白皙的手,轻轻舔了他的手指一下。

 

“真甜。”

 

无论如何总之就是被占了便宜的贺玄,小心脏猛地一跳,正想收指握拳给这不知死活的家伙一拳头,师青玄却已经放开了他的手,欢欢喜喜地转去摸索他腰间的储物袋。

 

“还有吗?”

 

澄澈的眼底写满贪吃写满无辜。

 

贺玄:“……”

 

师青玄生病的事情,要从好几天前说起。

 

几日前春分,他和贺玄在雨师乡一不小心吃了一枚妖兽的蛋,互相交换了身体。过程有些曲折离奇,但过了几天两个人好歹还是交换回来了。

 

于是后遗症也来了。

 

整个仙京都知道,地师大人,特别爱吃,要他节食,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师青玄也不忍心他明兄挨饿,交换了身体的几日里,虽然看着“自己”暴饮暴食觉得触目惊心,但他也忍不下心来让贺玄挨饿。

 

后来回到的自己的壳,眼见花朝节又要来了,压抑了本性许久的佳公子,翻出了早早就准备好的春装裙子,打算化个绝色的女相去庙会。

 

试穿好照着镜子的师青玄,捏着腰间的肉,心死如灰。

 

“我神官之身,不吃几天东西,小意思啦。”

 

于是飞升前没辟谷,也从来没有挨过饿的风师大人,第一次走上减肥的路,就遭了灭顶的打击。

 

贺玄清静了两天,第三天也没见着师青玄主动来烦他的时候,心里的疑惑和不愿承认的担忧终于压不下去,找了一阵,却发现人一直就在隔壁卧室,窝在了被子里。贺玄把人翻出来的时候,师青玄捂着胃缩成了一团,脸色苍白,冷汗淋漓,迷迷糊糊地往抱起他的人身上蹭。

 

“疼……”

 

贺玄脸色一沉,手臂紧了紧:“哪里疼?”

 

“肚子……”

“你都吃了什么?”

“没有……我这两天什么也没有吃啊……”说到最后,声如蚊蚋。

“……”

 

贺玄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平日胡天胡地的人虚弱成这个阵仗,面上虽没有什么表情,心里又急又气。

 

他不能再清楚饿肚子的感觉了。怎么能这样作践自己。找死。

 

赶紧跑去买了碗稀粥,给师青玄一口一口喂下。等人缓过来,问清了起因经过,他简直想把师青玄按回被窝闷死作结果。

 

女装就有那么重要吗?!

 

“很重要!”眼底还有些乌青的人,大义凛然得像在宣誓就义,“吃完了这碗粥,我还要继续……”

 

“你敢?”语气平淡,没有起伏,师青玄却鸡皮疙瘩都起了。

 

“不敢不敢……开玩笑哈哈哈……”

 

秒怂。

 

断了减肥念想的风师娘娘,转头挂念起各种街头美食了。

 

“我想吃……板栗烧鸡、宫灯凤尾虾、三杯鸭、松鼠桂鱼、乌云托月、桂花糖芋苗还有……”胃不痛了,折腾了半天,倦意潮水般涌来,师青玄躺在床上,一边小小声打哈欠,一边把东南西北的菜都点了一遍,许完愿带着小期待看向他明兄。

 

明兄的缩地千里,可是仙京上最厉害的。

 

贺玄把他的爪子塞回被窝,再掖了掖被角:“嗯。”

 

得到了允诺,师青玄嘿嘿傻笑一声,眼皮轻阖就进了梦乡,模样乖巧的很,论谁看了都对会他心软。

 

偏偏贺玄是个狠心人。

 

“……嗯,这些,都不能吃。”

 

然后坐在床边的狠心人轻轻靠在了床枢,守了一夜,直至天明。

 

没有听到他明兄最后说了什么的师青玄,睡到日上三竿后,喝了半碗羹汤填了肚子,然后心心念念等来了一只空砂锅。

 

 

>>>

 

差点摸遍贺玄全身也没有再找到芝麻糖的师青玄委屈巴巴地粘着他走向了厨房。

 

“这院子买了下来以后就没有用过厨房,里面什么也没有,你拎着空锅进去也变不出吃的……”

 

推门却发现,厨房里面已经被收拾得一干二净,还码着一堆劈好的柴。贺玄手掌一挥,新鲜的食材凭空出现在了灶台边。

 

“哇,好吧,那明兄你请了哪家的厨子?几时到?”师青玄双眼放光。

 

贺玄面无表情地拿起了刀。

 

师青玄:“……”

师青玄:“我的天,明兄你不是要亲自下厨吧?你会煮饭?我怎么不知道?!”

 

贺玄扭头给了个眼神让他自己体会。

 

师青玄表面笑嘻嘻,心里却顿时凉了。

 

搬进来厨房还没有正经八百用过,就要修了啊。

 

放在平时,他是不会在乎这点钱的,可如今有家不敢回,在外避风头,是不是应该省点呢?

 

贺玄已经挽起了衣袖,低头料理食材了。

 

晌午前的阳光很足,穿过了镂空的红木花窗落在了砧板上,姜被切成了丝,暖光却不会碎,连贺玄平日里漠然又锋锐的眉梢眼角都映亮,添了几分稀少的生气。他的头微微侧着,脸上神情专注非常。

 

怪不得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帅,师青玄心下一动,一下子就不想去计较了。

 

不就是厨房嘛。明兄喜欢做饭,一百几十个厨房他都给修!

 

这样想着,他索性也跟着卷起了袖子,蹲下想要帮忙生火,然而柴都没有碰到,就被一只手揪住了后领,整个人被拎起丢出去了外面。

 

“别碍事,等着。”

“我……”

“我不会帮你救火的。”

“……”

 

被无情拒绝的风师娘娘只好回到小院子里面继续喝茶,一边战战兢兢听着厨房的声响,准备好随时冲进去救人。可到了隔壁的人家也传来饭香的时候,厨房依然安然无恙,贺玄用木托盘把砂锅捧到了凉亭里。

 

这一次掀开了盖子,传来了真实的香气——贺玄做的是砂锅粥,熬得稠粘绵密,一颗颗米粒像朵朵绽开的花,虾仁冬菇丝等佐料隐隐约约匿在底下,清清淡淡,又不会索然无味。

 

从贺玄手里接过盛得满满的白瓷碗,师青玄觉得自己吃到了在人间遇到的最美味的吃食。

 

转过头想要去夸身侧之人几句的时候,恰好一片落红晃过了他的眼。刹那间,也不知怎的,他突然想起来了几日前,两人相携出逃之时,半路路过一家食摊。

 

 

“官人,吃碗粥吧”老板热情招揽生意。

 

“今天的粥熬得特别好,”老板娘笑着给一对小夫妻送上粥。

 

“意头也好着呢,绵绵密密,相濡以沫。”

 

 

—End-—

 

 

这个春日系列终于赶在立夏前在谷雨写完了(。)

 

我不会说上次那个《月下》就是后来花朝节晚上发生的事(x)

 

如果有人想问暴走的师无渡戏份在哪,随缘补个三毒瘤番外,随缘。


评论
热度(53)

© 梧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