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原创】《10 a.m.》

>>>答应给顾老师  @顾长歌 的文,一篇还没有正文的现代原创的意识流番外(。)所以设定我就不讲太多了,反正没有人感兴趣

>>>强行推荐BGM《10p.m.》

>>>暗恋梗永远是我心头好,虽然我写不好



>>>

 

在每个昨天的逝去中,假设着明天的认可

 

叮、叮——

 

【9:55】

还有五分钟。

 

白疏迅速扫了手表一眼,又把注意力放回路面上,不着痕迹地加了把劲,蹬着自行车加速。

 

春深初夏四月天,天气总是变化无常,出门时明明是不阴不晴的光景,拐了几个借口,几朵闲云卷起,黑压压地便盖住了天。

 

斑马线前绿灯转红,白疏停下车的刹那,闷着的雨也跟着坠了下来。路上行人纷纷打起了伞,例外的那些,咒骂着躲在了沿街屋檐下。

 

一声闷雷乍响,所有身影都匆匆。

 

越来越密集的雨拍到白疏身上,他不得不下车躲进路边公园的凉亭里。落地的雨带着积尘溅起,又跌下,慢慢积起了小水洼,倒映着浑浊的天。

 

【9:58】

还有两分钟。

 

哎呀,要迟到了。又迟到了啊。

 

下意识又瞄了一眼手表,白疏自暴自弃地叹了口气,还是没赶上。

 

不过,反正他也习惯了,要不然让他再等等?他好气还是要保持微笑的神情,最有趣了。

 

这样一想,一颗焦灼的心又缓缓平静了下来,打着深恶痛绝的旗号,反省着什么“早知道早点出门”,迟到大王白疏唇角却挂上顽劣的笑。

 

很奇妙,连懊悔都沾上了欣喜。

 

快要见到他了。

 

阵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轻哼一首歌的时间,雨势就小了下来。

 

叮——

 

车铃轻响,俐落翻上上车,就着将尽未尽的细雨,白疏继续如约前去,逆着绰绰人影,逆着呼啸冷风。

 

叮、叮——

 

“明天周六也没事干,你进图书馆之前等上我呗。”

前一天的回家路上,状似漫不经心地看着手机,白疏的余光却紧紧盯着顾锦书的侧脸,试图抓住他的所有神情。

 

“……嗯?嗯,好啊。”

 

顾锦书其实也没什么反应,还沉浸在课上的案例里,只是顺着他的话不甚在意地点点头。

 

于是白疏便开心起来,悄悄地。

 

各自决定了发展方向后,两人都忙了起来,即使还在同一个校区,见面的时间却少了许多。明天是个特殊的日子,虽然只是在图书馆自习,但好歹是两人难得独处的时间……

 

白疏不动神色地打着他的小算盘。

 

这勉勉强强可以归为约会吧?

 

哪怕彼此连恋人都算不上,哪怕他仗着的不过是大家相识已久的熟稔,哪怕他清楚顾锦书根本不会对他抱有什么别的心思——

 

可他还是无可救药地感觉到了窃喜、不可告人,无法宣之于口的窃喜。

 

他自己开心就好。他自己知道就好。他一个人喜欢着就好。

 

无论如何,顾锦书的首肯总归成全了他的“明天”的期待。

 

怀揣着这份期待,他停在了最后一个红绿灯下,心跳莫名地和倒计时同步起来。

 

3、2、1——

 

呼吸一滞,少年骑着车闪电般穿过了校园大门。微雨终于停歇了下来,乌云却未散去,整个世界尽是灰蒙蒙一片,捧着书的行人、撑伞依偎的情侣、冒雨写生的同学……所有人的动作轨迹都在少年的眼中变缓,最后定格成了黑白的默片。

 

唯一流动的剩下风。

风还伴着少年一同前去。

 

终于图书馆的轮廓浮在了白疏眼中,他的视线穿过了静默的万象,落在了那个与众不同的人脸侧——

 

生动的眉宇,写满了熟悉的无可奈何,长街的尽头,那人也看见了他,抱臂而立似有不耐,眸中到底还是含笑的。

 

“顾锦书!”

 

少年不知怎地就大喊了出来,应和这声呼唤,顾锦书略略不满的神情即刻烟消云散,脸上的笑明晰起来,温润之极,恰如天上的阴云终于被劲风撕开了一个口——

 

整个世界找回了丢失的颜色,瞬间鲜活了起来。

 

天光乍破。

 

 

>>>

 

日复一日犹豫和缄口

 

顾锦书坐在他的店里面,一动不动地看着墙上挂钟的钟摆。

 

【9:55】

 

明明老板人还在,玻璃门却挂上了暂停营业的牌子紧闭着,装潢极简却处处透露出精致的店,此时灯光暗下去了一大半。

 

生气也减去了不止一半。

 

没有客人也没有什么“别人”,隔开所有的喧嚣,顾锦书终于可以安安心心发呆。

 

今天是他的生日,注定不会有人陪他过。

 

给形形色色的人做了无数的蛋糕,他唯独没有给自己费过心思。他只喜欢用回忆来庆祝这一天,其他仪式对他已经没有意义了。

 

闪电掠过灰铅色的天,无精打采的雷声许久才钻进了店。

 

骤雨说是啰啰嗦嗦也不为过,相同的季节,他又想起了上一次还被记得的生日。

 

他还记得那一天,白疏来到图书馆门前找他,少年骑着自行车停下的刹那,孤光正好破云而出,柔柔地洒在了他的身上,连他发梢上带着的小雨滴,都散出夺目的光彩来。

 

顾锦书很好地克制住了上前把人一把抱住的冲动。

 

不能吓到他,他心想。

 

“走走,三楼应该还有位置,我们快上去。”

 

“自习室?不啦,跟我去实验室吧,今天……”

 

他找了一间空的实验室,在里面藏了他花费了许多心思的得意之作——一个用卡布奇诺做的蛋糕,完全迎合白疏奇葩的想法和口味,他试验了很久才做出了满意的味道。

 

今天不是什么大日子,可他总算找到一个借口,让少年为他驻足片刻。

 

有些东西他不敢表露得太明显,可他又很想看看少年喜形于色的模样,那能够治愈他所有的疲惫。

 

“你……今天还约了实验啊……”白疏突然打断问道,笑容一僵。

 

像是受了什么打击。

 

“嗯,”顾锦书不知其所以然,为了瞒下惊喜,还是道,“是啊,今天实验室挺热闹的……你要不要当当我的小助理?”

 

“……不了,你的实验我又不懂,还是不要碍着你和同学忙了。”白疏笑容像是再维持不下去,塞给了顾锦书一袋东西,却不看他,低头盯着沾了湿尘的车轮,“我想起我还有别的事,先……先走了。”

 

说着胡乱地抓住车把手,推车走了。

 

像是一个快要溺死的落水者,死命抓住了一段浮木,然后被冲到更深的海。

 

顾锦书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搞懵了,他不明白哪里出问题了,只是等他反应过来要去追人的时候,白疏已经跑没影了。

 

打了十几通没有人接的电话,最后他打开了白疏留给他的袋子,里面是一个水杯一个保温壶,水杯泡着不伦不类的枸杞加人参片,保温壶盛着离家游子顾锦书心心念念的皮蛋瘦肉粥。

 

还有一坨皱巴巴的纸巾,像被人用过的,他本来想扔,却发现角落里有些墨迹。

 

“生日快乐,没有贺卡,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字迹飘逸得跟那个人誊写在生宣上的一样。

 

回忆到这里戛然而止。

 

 

而今,隔着雨幕,仍有灯红酒绿,仍有车水马龙,独独没有他的少年了。

 

手不经意攒紧了银匙,他不觉得疼,只是从心底又漫出了一股幽幽不绝的冷意。

 

发呆往往最适合胡思乱想,顾锦书目光移到店门。

 

虽然那个人什么都不记得了,但是说不定突然在十点就推门进来了呢?像他们以往无数次约好的那样。

 

【9:58】

怎么可能。

 

他忍不住一哂。

 

不能期待更多了,像现在这样在对方的生命力演绎一个无关重要的路人,每天能看他一眼,偶尔说几句话,已经够了。

 

端起早就冷掉的咖啡,他小口地啜进嘴,像是要品尽、放大每一丝深藏的酸涩。

 

那么苦的东西,真想不懂白疏为什么喜欢。

 

没有再去看挂钟,半杯咖啡却喝得极慢,时间流逝得或快或慢,他感觉不到了。

 

可偏偏就在他放下瓷杯的刹那,门真的被推开了。

 

极为熟悉的面容出现在眼前,只是比起刚刚回忆里的,要张开了些,少了几分稚气,多了几分阴郁与沉稳。店里仅存的几盏灯是暖黄的灯芯,青年进店张望的画面,在顾锦书眼里,从淡黄,渐渐渲染成了深褐。

 

就像老照片里的人,缓缓走出了时光。

 

顾锦书眼眶突然有些酸。

 

“哎?老板你不是还在嘛。”

“你……怎么来了?”

 

青年露齿一笑,“我就看见还留着灯,门还一推就开才进来打扰的。”

 

剔透的眼环顾一周,他敏锐地察觉到什么,不再多言。

 

“借伞一用,明天来喝咖啡的时候一定还啊,谢谢谢谢!打扰了抱歉啊。”

 

白疏一直自认为很会把握分寸,可今天不知为何,看见平日里最喜欢光顾的店死气沉沉,脑袋一热就进去了。不小心打扰了别人,他再不能继续惹别人不快。意外地是,他竭力降低自己存在感想退出去的时候,一向温和可亲,从容有礼的蛋糕店老板却猛然站了起来,甚至连桌子都撞歪了些。

 

白疏眼皮一跳,糟了糟了,听闻斯文人发飙,都很可怕?

 

顾锦书知道自己的模样肯定很失礼,可他顾不得那么多。

 

他接受不了深藏于心的少年来了又走,对着他客气疏离地微微笑,点点头,然后像当年一样兀自消失,融入水光滂沱里,模糊成最荒凉的风景。

 

对他没有一丝一毫不舍。

 

接受不了。他接受不了。

 

“别走。”

 

“啊?”

 

“咳……外面雨大,还是……在这里躲躲吧。”

 

青年疑惑犹豫的表情终于让顾锦书想起来了克制,等待回答的两秒,他像又熬过了一个辗转难安的五年。

 

“嗯……好啊,谢谢啊!”

 

可这次他终究没有再失望。


评论

© 梧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