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谷戚】失魂

>>>满足私心的产物,成了小神官的谷子x养好了魂但记忆紊乱的戚容

 

 

 

戚容在街上大摇大摆地在街上走着,即使是逃出来的,他依然不懂得低调。

 

对。逃出来的。

 

一觉醒来,他的脑子里乱成一锅粥,想了很久才好不容易才记起自己已经死了。头晕缓了点后四处瞅了瞅,发现对身处的地方一点印象也没用,转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吃的。

 

“这地方的布置简直一点品味也没有!”比不上他家吃人厨房的万分之一温馨,哼。

 

话音刚落,他就飞了出去。

被人踹飞的。

 

痛呼着坐起身来,那个胆大包天的人就站在离他三步之遥处,凶神恶煞地用眼刀剜他。

 

戚容:“……操。”

戚容:“……”

戚容:“你特么谁啊你知道我是谁吗居然敢踹我还敢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信不信我找我太子表哥打你——”

 

那个人闻言神情顿时有些古怪。

 

戚容自己也捂着头觉得哪里不对,随即反应过来了。

 

太子表哥……他太子表哥……谢……

 

呸!去他的太子表哥!狗日的谢怜!

操,差点忘了仙乐已经亡了八百年,谢怜那废物早就指望不上!

 

思及此,他胡乱锤了锤痛得像要裂开的头,然后把垂下的额发往后一捋,硬气地抬头,酷拽改口:

 

“信不信我让我头上最绿法力最强的手下把你打残啊。”

 

气势十分,完美圆场,但戚容的心里却虚着。

他的记忆,好像出问题了。

 

对方不言,静默几息,脸色更加阴沉:“青鬼,无论你真傻还是假懵,我都不会放过你的。”

 

戚容:“????!”

等等先说清楚你他妈是谁啊老子认识你吗还有这是哪里??

 

疑惑尚未弄清,戚容就遭到了这么多年来最残酷的对待。

 

搬了整整三天的砖,还不给饭吃。

 

“我靠!我堂堂四绝之一,什么时候做过这种粗重活?!再说了,老子那么劳心劳力勤勤勉勉战战兢兢你居然一口饭都不给我吃!管你是郎秋千还是郎千秋,这仇我记住了!”

 

于是第四天夜里,夜半无人,他踏上了轰轰烈烈的逃亡之旅。路上一边捉弄鬼火,一边捋顺记忆——他好像得了失魂症,记忆杂乱又破碎,有些记得,有些忘了;失却的部分有些想想就能记起,有些怎么想也记不起来。

 

整合了大半夜,他总结下来:

 

他,戚容,曾经的仙乐好青年镜王,现在鬼界的大人物青灯夜游,是一个注定成为绝的男人。

 

“超越那个谁,教训那个谁,还有把那个谁踩在脚下,日后都不成问题!”

 

 

这样想着心情好了起来,恰巧经过某村子一小观,他临时起意光临这个地方一宿,睡饱了明天再去找谢怜麻烦。

顺便弄点钱。

 

唉,人在江湖,一分钱难倒英雄汉啊。

 

他一推门,供台上就是两尊陶塑,一尊是破烂仙人,一尊是红衣鬼王,相映生辉。

 

戚容:“……”

 

这种发至内心的呕吐感是什么回事??

 

条件反射般,他忍不住开口大骂:“这不是狗日的谢怜吗?怎么已经和狗花城歪腻到连雕塑都摆在一起了?!”

 

不吐不快,十分舒心,甚至还记起了些事情。

 

唔,狗花城好像是……

 

额,算了,他看见谢怜的脸就烦,还是不要去找他了。

 

 

 

第二天他随便进了一个小城,进城门没多久就有包子摊。好久没有吃过新鲜的人肉,又没有法力犯罪,蒸笼里散发出来的香味令他垂涎三尺。

 

老板见他盯了那么久又不买,心里生了警惕:“喂,你买不买东西啊?不买就走远点,别碍我做生意啊。没钱更是别盯着!”

 

戚容怒:“谁说我没钱买?!只是我的手下一时半会儿还没有和我汇合,等下他们就……”

 

他撸起了袖子。

 

“老板,这所有的包子,我老大包了。”

 

却在他准备出手揍人的时候,被打断了。一回头——

 

好个俊俏的小少年。

 

 

少年在戚容右侧落下半步的地方跟着,给他提包子。

 

“……无事献殷勤……我……我是不会还你钱的!”戚容嚼着东西,话说得断断续续的。

 

“我只是看你玉树临风气度不凡,情不自禁想要孝敬您!”小少年一脸憧憬的样子,看着他的眸子闪闪发亮。

 

呵,真当他戚容是傻的。现在什么世道,会有免费的午餐?于是,道:

 

“那我就勉为其难收下吧,哼,算你小子眼光好……身上还有没有剩下的钱?一并呈上!”

 

少年爽快地掏出另一个钱袋,笑眯眯地递给他。

 

“可以了,滚吧。”

 

午餐留下,人该赶跑。

 

像是没有预料到会有这样的转折,少年本来上翘的唇角慢慢地折了下去,也不走了,停在原地,直直看着戚容,不说话。

 

水汪汪的眼睛里满是委屈。

 

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和心虚感漫上戚容的心尖。

 

怎么回事?

 

不应该不应该,他当年拳打南坊小食摊,脚踩北栏黑作坊,怎么今天欺负一个自己送上门的小孩,就下不了手?不对!他戚容不可能那么善良!

 

“老大我……”戚容内心想法正丰富着,偏偏小孩又开口。

 

“叫我老大就要听话,滚滚滚!”

 

小屁孩扁扁嘴,这才作罢,磨磨蹭蹭地走了。

 

他委屈个啥?戚容总感觉哪里不对。明明被抢钱还一脸乐呵呵傻乎乎的。

 

难不成是因为自己叫他走才委屈?!

 

啧,这真是……

 

真是株忠心好苗子!说不定还真能收归己用!

 

 

 

有了钱戚容跋扈的底气就回来了,当即去城里最好的客栈要了个最好的客房,点了一桌子贵菜,吃饱喝足倒在床上,惬意得不想起来。

 

“哼,我一个人行走江湖不知可以混得多好!以为大爷我没了你们供着就活不下去了吗?狗花城狗日的谢怜!辣鸡君吾……辣鸡君吾是谁啊?……”

 

迷迷糊糊,他入了梦乡。

 

“……泰华殿下……我……”

“任务……完成……我……”

 

“嗯,我见到他了,谢谢您……”

 

 

谁特么扰人清梦啊,睡饱了我一定要凑得他爸爸都不认识他。

戚容如此发誓,还生气地一脚把被子踹开展示他此刻的愤怒。

然后又沉沉睡死了过去。

 

 

华灯初上。

火树银花。

 

直到听到窗外的焰火声,戚容才醒来,惊觉今日是上元。他一把掀开身上盖得好好的被子,神清气爽心情甚好,决定要到街上走上几圈。

 

捞金鱼,猜灯谜,转糖画,不亦乐乎。

可他总觉得缺了什么。

他左手拿着画得龙飞凤舞的糖画,右手空空的,好像缺了什么。

 

他总觉得,自己应该牵着一个人的。

 

几百年来,这种怅然若失的微妙感还是第一次在戚容心里泛起、膨胀,再抬眼望去,满街的鱼龙灯,好像都黯淡了下来,渐凉的夜风,把熙攘里的欢声笑语吹远了。

 

把莫名的情绪暂定为不爽的戚容大爷,郁闷地继续走在凉如水的夜色里,想找别的乐子高兴回去。突然,不远处,一抹光照进了他的眼。

 

那是一盏糊成了绿色的花灯。

 

提灯的人东张西望地,转头也看见了戚容,旋即绽出一个笑,向他跑来:

 

“老大!我找到你啦!”

 

正是白天里遇见的那个半大少年,他跑到戚容跟前,极自然地拉住了他右手衣袖。

 

“我能和你一起逛吗?”满是期待的神情。

 

戚容说不清为什么,有点高兴。

 

“哼,看你挺有孝心的份上……”

 

就像是心里面空的那一块,被填上了。

 

 

 

 

好久没有凑过热闹,睡饱了又不累,戚容领着拖油瓶一直在街上溜达,直到人群陆续散去,才大摇大摆地回客栈。

 

“大半夜你还不走?”

“我……”扭捏了半天,少年才说,“我没钱住店了……”

 

“……”

 

“啧,真烦……进来吧!”

 

“谢谢老大!”

 

 

进了房,少年很上道地给戚容斟茶递水捶肩。

 

戚容觉得捡到个乖巧懂事的小跟班也不亏:

 

“行,看你挺伶俐,以后就跟着我混,带你住大房子……”

 

舒服得眯上眼的他,没有看见少年嘴角那抹笑,释然又怀念。

 

喜悦。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哎,对了,差点忘了,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谷子……”

“谷子?还挺好记……好,谷子,以后……”

 

戚容抖着腿,蓦然想起刚刚逛街,随手把一块碎银丢给一乞丐,那乞丐大声称他为再生父母的场景,神差鬼使对少年说了一句——

 

“以后我就是你爸爸了!”

 

少年按摩的手一顿。

 

“嗯?喂儿子你怎么不动了……”

 

“爹!”

 

少年不知为何激动起来,一个闪身冲进了他怀里,把头埋在他肩窝,声音还微微发颤。

 

戚容:“???”

 

>>>

 

郎千秋最近闲来无事,就想去找谢怜比划比划。

 

花城主他老人家热情好客,见到有客人就笑眯眯地。

 

笑眯眯地一脚把郎千秋踹了出门。

 

谢怜捂眼。

 

 

好不容易让两人坐下来心平气和地喝茶,谢怜赶紧找了个话题唠嗑:

 

“说起来,戚容的魂养好啦?”

 

郎千秋用熟鸡蛋敷着被打淤的眼,露出了个一言难尽的表情:“醒了,也不知道算好算坏,总之脑子坏得更厉害了……忘了很多事情,还真是……”

 

本来打算再杀一遍的,但是偏偏仇人失了忆,也下不去手了,还真是气死人……而且……

 

“而且谷子也见到他了。说起来,这孩子明明小时候还好,也不知道后来哪里学来那些弯弯绕绕的招数,但,”话是对谢怜说的,他却咬牙切齿看着花城,“想必不是在菩荠观的时候,跟你学坏的。”

 

花城从容啜了一口茶:“泰华殿下深明大义,也知道是谁点的将就是谁教坏。”

 

“你!”

 

谢怜见势不好,赶紧握住花城的手,一边真挚看向郎千秋:“千秋远道而来也辛苦了!今晚留下吃顿饭吧!”

 

没多久,菩荠观又恢复了宁静。

在郎千秋落荒而逃后。

 

—End—

 

戚大爷您就不要打儿子了,他爸爸本来就不认得他了(23333

杀和不杀是个问题,泰华殿下怕是要成为下一个愁秃头的(x)

评论(8)
热度(195)

© 梧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