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双玄】不速之客

>>>现代校园paro,有点深井冰

>>>本来想昨天冬至发的,各种原因拖到了今天(捂脸

 

 

本来今天高高兴兴。

 

冬至这天,师青玄一向都是和师无渡出去下馆子的,但今年却发生了些意外。

 

“喂?我不是说了今晚我要和我弟吃饭没空理……what?你说什么?”进了饭店包间的师无渡刚落座,手机突然响起。

 

“怎么啦?”师青玄敲碗碗问。

 

“没什么,老裴在酒吧被前度的现男友打爆头,我要去帮他收尸……”师无渡嘴角抽搐,“青玄你……”

 

“嗯行我自己乖乖回宿舍不去鬼混不去吹风不惹感冒。”师青玄爆了一波语速,“服务员姐姐!打包!”

 

溜了溜了,大晚上他才不想去帮一个渣男,真不明白他哥是怎么误交损友的。

 

原本想叫弟弟搭把手的师无渡:“……”

 

>>>

 

回到宿舍,过节大家都不在,冷清不止一点。外卖跟着师青玄奔波一路也冷掉了,一个人吃了几口,他终是没有了兴致,甩手就把筷子扔到一边。

 

好无聊啊。干什么好呢?

作死的心蠢蠢欲动起来。

 

传闻这栋历史久远略显破旧的宿舍楼,也有十大未解之谜。而这个学期传得热乎的就是,最顶层、最里面、最不起眼的一间宿舍。

 

听说人进了里面,就再出不来了。

 

“我亲眼看着那个人进去的!接下来好几天,都没有见到那个人再出来!后来也再没有见过他来上课了!”

 

师青玄脑子一热,开了手机的手电筒,往空置了一大半的楼上去,踏上了他冒险王的道路。

 

高楼层的风紊乱得很,吹得人晕头转向,师青玄不耐烦地第N次拨开乱歪的刘海。他裹得像个球,出门的时候还担心会不会穿得太多了,眼下证明他是杞人忧天了,毕竟现在每挪一步,都冷瑟瑟发抖。

“虽然说有一部分大四的前辈已经离校了,但顶楼也不至于人少成这样吧……真有气氛哈哈哈哈哈!”

 

说着他还把手电打在自己下巴,对着一片无人的漆黑称职地扮了个鬼脸。

 

诡异的事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咦?什么味道……”

 

远处吹来的风依旧刺骨,这次却参杂了一丝奇异,狗鼻子如师青玄立刻就发现了不对劲。

 

“这个味道!分明就是!”

 

倏地,他睁大了眼。

 

 

 

“汤圆啊啊啊!还是我喜欢的黑芝麻!”

 

眼里放出了光。

他今天过节还没吃汤圆呢。而且刚刚还没有吃饱呢。

 

 

有了目标,师青玄顿时脚不抖了手不颤了,步履生风,最后居然就停在了他的探险目标,最里面的宿舍门前。

 

“……”

 

来都来了,怎么也要一探究竟吧,他想,何况好像还有人在里面。

 

所以……

所以……

 

是说开门查水表好?还是说我代表社区给您送温暖好呢?

 

就在他万千思绪纠结在一起的时候,门自己开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

 

>>>

 

“……”

贺玄开门就看见一张写满惊恐的脸,还被吼了一嗓子,面瘫成为他掩饰惊吓的最好道具。

 

师青玄收住声后,空气突然安静,两人面面相觑。

 

贺玄:“……有事?”

师青玄:“你怎么知道我在门外的?”

贺玄:“……”

贺玄:“你都在我门外哔哔半天了……滚。”

师青玄:“……”

 

原来内心弹幕不经意流露了。

 

“emmmm……我其实……”师青玄面露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正想说点什么,余光却瞥到了屋里面的锅,“哇!真的煮了汤圆!”

 

不由自主又无比自然地探了一个脑袋进屋,他继续道:“挺居家的嘛,人气那么足一点也不像鬼屋啊,不过大晚上的兄弟你为什么不开灯啊?怪瘆人的……”

 

哪里来的自来熟?谁跟你是兄弟?

惦念着火候的贺玄默默翻了个白眼:“忘记充电了。你快点滚。”

 

“别啊!大过节的一个人吃汤圆多空虚寂寞冷啊!”闻言的师青玄嘴角笑成了一个狡猾的弧度,贺玄眼皮一跳,感觉大事不好。

 

“我去楼下给你刷卡充电!兄弟你待会分我一点呗!”

不等贺玄答应,他就像一阵风一样跑了。

 

贺玄:“……”

他可以锁上门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安安静静过一晚吗?

此人多半有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锁好门回到锅边,贺玄用勺子勺了一口汤想尝尝味道。

唰——

灯亮了。

 

“……”

闭上眼叹了一口气,旋即又睁开。他认命往锅里加多了一半汤圆。

 

 

>>>

 

师青玄气喘吁吁回到顶楼,门一推就开了,先前的鬼屋亮堂起来,看上去舒心不少,他由衷露出一个笑:“兄弟我回来啦!”

 

贺玄认真地搅着锅里面的糖水不接话,师青玄便自己到处瞅,还拎起了对方的学生证:“唔……原来你叫贺玄啊,和我一样是新生?哈哈我还以为你是师兄呢!啊对了对了!我叫师青玄!也住在这栋楼!”

 

“别乱动我的东西。”贺玄忍住把人丢出去的冲动,盛满了一碗汤圆,末了才想起,平时只有他一个人,常用只有一只碗,只好翻箱倒柜去找备用的。找到后转头却发现,师青玄已经拿起了他的私人勺子,还送进了嘴里。

 

贺玄:“……”

 

“哇!好吃!”师青玄幸福得眯起了眼,“兄弟你这汤圆是在哪里买的?比我在专门店买的好吃多了!”

 

话毕,他还伸出了舌头,又轻又快地舔了一下勺子。

 

那抹粉色在眼前一闪而过,贺玄如遭雷劈,浑身僵直不能动。

 

“这是往红糖里面还加了椰汁吧?居然不会腻……”

 

往后师青玄再说了什么,贺玄大脑卡机,接收不到了。

 

大晚上他果然不应该放祸害进门今天黄历应该写着不宜开灶怪他没看。

 

失魂落魄地吃完了他自己的份,贺玄的视角里,祸害好奇地把手伸向了摆在一边的外卖盒。

 

“咦?也是汤圆?难道……是不同口味的?嘻嘻嘻我尝尝看……”

 

“别动!”贺玄想起了什么,瞬间回魂,“那是谢怜送的——”

 

啪哒。

 

可惜还是晚了。师青玄脸朝饭桌倒下。

 

贺玄:“……”

 

这家伙刚刚,说自己住哪来着?

 

“……真是麻烦。”

 

于是,认识的第一晚,师青玄就留在贺玄宿舍过夜了。

 

 

—And—

 

N年后冬至聚会:

 

师无渡:“贺玄你个渣原来是用那么卑鄙的手段拐了青玄!”

 

贺玄:“你怪我?”

 

花城:“黑水你言下之意是怪哥哥了?他送东西给我,见你一个人住隔壁孤苦伶仃的,好心分你一份,你就这样忘恩负义?”

 

三人打成一团。

 

 

—End—

 

p.s.鬼屋谣言下篇解释……瓶颈期写东西太艰难了感觉自己满篇都在胡说八道

评论(2)
热度(83)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