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有镇】难念经

一篇《尘世有镇》的番外,本来没想过要写下一代,某天突(zuo)然(si)想象了一下,还是瞎几把写了出来。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

 

小包子是小辈里面最让人省心的那一个——当然并不是指他的性格能让公孙钤陵光放心。

 

而是因为,他有一大群师兄照看着他。

 

“十文,五毛,今天我要去镇长那里帮他起草几分文书,医馆比较忙,你们两个那么闲,帮忙带带师弟!”

 

“好的先生!”十文合上《庄子》。

“没问题先生!”五毛放下狼毫。

 

公孙钤把活像陵光的小团子交给他的爱徒,心想,教不会师弟《论语》,也总能给他念念三字经吧。

 

他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两个已经长得人五人六的半大少年各站在师弟的一侧,稳重地微笑着目送老师。

 

果然不负所望,公孙钤再从镇长家出来的时候,就被蹇宾家的小将军请去了接人。

 

公孙钤:“???”

 

“您的两个学生带着您家的小少爷,用弹弓弹碎了天权米铺的琉璃瓦,您再不过去,天权的麻烦精……咳咳,天权的小公子就要闹了。”

 

公孙钤头大,赶紧去善后。

 

十文见了公孙钤一脸惭愧:“抱歉,先生,我就说应该带师弟去掏鸟蛋的,可是五毛他不赞成。”

五毛见了公孙钤一脸委屈:“你听我的带他去挖蚂蚁,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小包子不懂氛围为何物,笑嘻嘻扯他爹的宽袖子,想看看能不能扯出些吃的。

 

公孙钤欲哭无泪。

 

>>>

 

其实,小包子玩弹弓闯出祸来,并不能完全怪他。

 

因为是小奸商用花言巧语哄他把弹弓买下的。

 

小奸商深得他爹和父亲的遗传,长着和孟章一样人畜无害的脸,掩盖住了从仲堃仪那继承来的一肚子坏水……不,是满脑子注意。

 

这非常地方便他行凶……不,是非常方便他营生。

 

“这个弹弓是镇子这个月最受欢迎的玩具了,”小奸商一字一句慢慢说,样子看上去甚至有些呆,“天权的小公子也有一个,就连小将军也偷偷找我买了一个。现在就剩下这一个啦,我是看在咱两关系好,我才留给你的。”

 

小包子样子习惯都随陵光,挥金如土,听见大家都有,二话不说就买下来了。

 

于是小奸商成功地把最后一个大家都不喜欢的弹弓卖了出去,计划通。

 

挥别小包子,他转身走去天权找小纨绔。路上他遇到了小将军,乖巧地打了个招呼叫了声老大。

 

小将军见他乖,摸了摸他的头,还给了他一颗糖。

 

顺到糖的小奸商继续走在送话本的路上。

 

 

>>>

 

小将军每天都很忙。

 

他是钧天镇的新任老大,罩着这片土地,每天不是去收保护费,就是走在去收保护费的路上。

 

清早,他去上学堂,顺路找糖糕店老板要到了保护费。

 

“谢谢你上次帮我找回旺财啊小蹇,这把糖你拿着。”

 

哦豁,今天可以跟兄弟们吃香喝辣了。

 

中午,他收到了两个师兄的保护费。

 

“小蹇!你快去找先生来救我们!这本连环画送你啦!”

 

解决了又一件事后,回茶馆的路上,他遇到了小奸商。

 

唔……这家伙这个月好像还没有孝敬过我。

 

“老大好!”小奸商一见到他就上前问好,笑得分外可爱。

 

啊,对,吃香喝辣什么的人人有份永不落空,他掏出了一颗糖赏给小奸商。

 

差点忘了。

 

 

>>>

 

小纨绔下学堂后等了半天才等到小奸商。

 

“喏,给,这是我从我爹的书房里面找到的,说是玄武居士当年的手稿真迹。”

 

小纨绔东西拿到手,得意洋洋进院子找他爹了。

 

“快把我上次的小话本还给我!”他把稿纸拎到执明面前,“不然我就把你的身份捅出去,让你身败名裂,一夜回到有镇前!”

 

“谁教你这么无耻的手段。”

 

“完了,”小纨绔处变不惊,“老王八你居然说阿离无耻。我要告……”

 

被执明没收的小话本完完整整回到了他手里。

 

晚饭。

 

慕容离亲手剥了一只虾。

 

“阿离~”

“阿离~”

 

两父子瞬间互瞪,仿佛积怨多年的情敌。

 

夹在中间的慕容离:“……”

 

“老规矩。”慕容离扶额。

 

“我今天做好了公孙先生布置的小论,背好了论语,还提前预习了。”小纨绔乖巧。

 

“我……”执明语塞。

 

“他今天没有算账还拖稿!”

 

慕容离把虾放到了小纨绔的碗。

 

“臭小子!”

“略略略!”

 

—End—

 

这是在lof发的最后一篇有镇啦,完结抽奖戳:这里!

 

评论
热度(11)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