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全员】小矛盾

古镇设定。

表情包们居然吵架了?!我自己觉得挺好玩的哈哈哈

 

 

>>>

 

每隔不久,天气好的时候,执明都会软磨硬泡拉着慕容离去天权农庄小住几天。

 

“不务正业,”慕容离利落地把遮阳的斗笠翻了出来,“这个月的账本你看过了吗?”

 

“账…账本什么的……很快就可以看完啦!一同带过去便是。阿离!马车就等在那,心急也不必用轻功!等等我呀——”

 

说好了是农家乐,自然不带厨子不带仆人不带莫澜。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小溪边,慕容离执明一起抓鱼一起烤,文武搭配,干活不累。

 

厨房里,一起擀面一起煮,其乐融融,乐此不疲。

 

“如果加点香菇进汤里,”有着一条黄金舌的执大厨发表感言,“味道还能更鲜一点。”

 

慕容离喝完最后一口汤,放下碗。

 

执明含情脉脉地望着他。

 

慕容离回以娴静微笑。

 

“阿离……”

“执明……”

 

“阿离,”执明臂力不及练武的慕容离,终是抵不住推过来的碗,“上次明明说好,这次轮到你洗碗了。”

 

“上上次你带着账本的时候,就说你要自己看,结果呢?最后谁帮你来着。”慕容离继续把碗推向执明。

 

“一码事归一码事……”执明据理力争。

 

慕容离直接把自己的碗搁在执明的碗上,起身飘然而去。

 

执明把两只碗往桌子中央一搁,起身去看账本。

 

于是在未来的几天里,农庄主管只好不断往执明小院子里送新碗——

毕竟两位小祖宗都不肯低头洗碗。

 

>>>

 

公孙钤主张健康生活勤俭节约。

陵光宣扬及时行乐千金散尽还复来。

 

“我们今天出去吃吧,”陵光细细摩挲着新收回来的画,心情大好。

 

外人只知天权的执明挥金如土,却甚少人知道,若是走进古董店拍卖行,和陵光大夫比起来,执少爷就像铁公鸡。

 

公孙先生就是这极少数里面的一员。

 

“厨房昨天蒸的糕还没有吃完,不如就在家将就一餐?”公孙钤一边温声好言相劝,一边替天璇庆幸着,他们少主不爱管账,先前一直是由魏玹辰看着用度。

 

不然天璇早就破产了,现任管账公孙先生头疼。

 

“怎么?一顿饭都不舍得带我去吃?”陵光尖锐地一语道破,“别忘了!我才是是看症赚钱的那个!”这个月只看过一次诊的陵大夫理直气壮。

 

“怎么会不舍得?但外面吃的东西还是比不上家常菜健康。”

“我要吃三杯鸭红烧鱼!你去做!”

 

公孙先生微微一笑,衣袂飘飘去了厨房。

 

半个时辰后,他看着公孙钤端来的清水煮面条,冷静地把画挂好,二话不说出门直奔天权饭馆。

 

“今天赏脸在家吃饭吗?”三天后,公孙钤一大早就问陵光,笑得跟教训十文的时候一样和蔼可亲。

 

陵光看了他一眼,用鼻音发了个嗯,然后到院子里放了一只白鸽。

 

到了用用午饭的时辰,公孙钤刚想让人把菜端出来,就听到有人在敲门。开门一看,是拎着几个盒子的庚辰。

 

“你好,飞鸽送餐。”

 

公孙钤:“……”

 

>>>

 

仲堃仪来到钧天镇前,吃粥只吃咸的,这是他从小到大的习惯。

 

可孟章是个卖糖水的,连腌个咸蛋都要放糖,何况是熬粥。

 

这天早上,以往早餐吃隔壁小摊的孟章心血来潮,一大早爬起来熬粥。

 

仲堃仪想当然,没有意识到摆在面前的是碗糖粥,一边夸他贤惠,一边把勺子塞进嘴巴。

 

当场刷新三观。

 

“好吃吗?!”

“……当然好!”

 

于是受到鼓舞的孟老板,连做了三天的糖粥,鸡蛋百合冰糖粥,莲子淮山红糖粥,小鸡蘑菇蔗糖粥。

 

“……”

 

等等。

为什么连小鸡蘑菇粥都要用糖来煮???

 

 

很想托公孙钤问问陵光治不治牙疼的仲堃仪,决心要纠正一下孟章的三观。

 

于是第四天,早起的人变成了仲堃仪,大展身手做了一锅花生咸骨粥。

 

“试试看。”

 

仲老板信心满满,可信心满满的仲老板很少煮饭,不知道用咸骨熬粥就不再用加盐了,成功让孟章吃了一口就耿直皱起脸。

 

“咸粥太难吃了!”

 

咸粥的尊严不可被践踏!仲堃仪悲从中来,下意识脱口而出:“甜粥才难吃!”

 

视甜食的荣耀为生命的孟章怒地拍案而起。

 

此后的三餐,两人各自煮各自的粥,说什么也不肯看对方的碗一眼。

 

“甜/咸粥才是人间正道!”

 

 

>>> 

 

齐之侃今天休沐。

 

对于这个难得的假期,蹇宾比齐之侃本人还要兴奋。

 

“明天要早一点起,给小齐做早餐;新订做的衣服做好了,要带他去布坊试试,他应该会喜欢的……对了对了!还要给他炖点汤,平时那么辛苦……”

 

前一个晚上,蹇宾搂着齐之侃的腰,一边心里叨叨絮絮,一边沉沉睡去。

 

再醒来的时候,天光大亮。

 

“阿蹇,你醒来啦?”齐之侃拿着脸盘从外面进来,“刚刚还想着叫你起来了,现在醒了刚刚好,我给你煮好早餐了,洗漱好就来吃吧。”

 

说着,他无比流畅地扶起蹇宾,给他擦脸梳头发。

 

蹇宾:“……”

 

这明明是原来他想给小齐做的!

 

吃完早餐,蹇宾决心要靠近原计划,“小齐,我们去一下布坊吧。”

 

“好呀,”齐之侃笑着收拾碗筷,“我原本也想去。”

 

去到布坊,齐之侃就把掌柜的给叫了出来,指明要用最好的料子,给蹇宾新订做了两身冬衣,还扯了些上好的锦缎,回去给蹇宾擦茶杯用。

 

蹇宾被几个裁缝围住量尺寸量了半天,觉得不对劲。

 

“我原本是想来干吗的?”

 

在街上转了一圈,蹇宾寻了个借口让齐之侃先回家,自己去取早就订好的肘子。

炖个汤总不会再出什么岔子了吧?

 

回到小木屋,还没进门,一阵鲜香就传来了跟前。

 

“阿蹇,”齐之侃拿着一根柴从厨房走了出来,“你回来啦?我特意抓了一尾鱼,给你熬个汤,可鲜了,晚上你一定要喝多点……阿蹇?怎么啦?有人惹你不高兴了?”

 

“没有,我很高兴。”脸黑的蹇老板在苦思,要把肘子藏到哪里。

 

好高兴又好气啊。

 

 

>>>

 

又一天中午。

 

蹇宾一脸煞气地坐在茶馆门口,看起来随时想扔茶壶,吓得路过行人退避三舍,跑堂的甘权很高兴。

 

老板把客人都吓跑了,他终于有一个中午是可以好好吃饭了。

如果他吃完最后一口饭,齐城管刚好经过家门,那就更好了——

 

蹇宾手边有一壶温好的汤,昨天没来得及吃的肘子泡在里面。

 

“我就不信邪……今天怎么也能喂我小齐一口汤了吧……”

 

然而齐城管貌似有点忙。直到甘权吃完饭,蹇宾也没等到齐之侃,反而是执明进来了。

 

“给我杯……”执明脸色苍白,恹恹开口。

 

“我这里并没有‘随便什么茶’。”蹇宾欣然露出了一个笑。

 

执明嘴角抽了抽,知道自己倒霉来得不是时候,又碰上了蹇宾一个月里心情不好,见谁怼谁的那二十几天。

 

甘权连忙赔笑给他倒了杯花茶。

 

“一脸仙气,有什么倒霉的事吗?”蹇宾笑得更灿烂,“说出来让大家开心一下?”

 

执明:“……”

 

“很抱歉,让老大哥您失望了,我这是发奋!上进!”执明说着把一本账本砸在桌面上。

 

“哦,又被慕容嫌弃了呀。”

“才没有!”

 

没有没有,他待会回去,把碗洗了,就没有了。

 

“真巧啊。”一把声音从门外传来,蹇宾执明齐齐向望去,是公孙钤走了进来,脸上挂着客客气气的微笑,笑得让人不寒而栗。

 

“执兄也在啊,我刚刚下课,想去天权那边订一席桌子,晚上好带陵光去吃呢。”

 

得,蹇宾给了执明一个眼神,又一对闹别扭的。

 

该不会待会仲堃仪也跟着来吧,执明回蹇宾一眼,那他们四个可以凑齐一桌麻将了。

 

“这么热闹啊……”

 

说时迟那时快,仲堃仪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公孙钤背后进了来,“原本看见公孙兄打算打个招呼,没想到大家都在,可以打个麻将了,哈哈哈……”

 

蹇宾、执明:“……”

 

“仲兄这是?”公孙钤对仲堃仪手上的纸袋好奇十分,青团虾饼胡桃糕,烤鸡白蚬花生酥,可以说是一街小食的缩影了。

 

“哦,这个啊,”仲堃仪眯了眯眼,“这几天糖水铺和酒坊生意都不错,就不自己煮了,偶尔吃顿好的,哈哈哈……”

 

他已经不想再吃那些又咸又甜的粥了。

 

知道酒坊生意一直很好的大家没有戳破,也没有问下去,仲堃仪露出欣慰的笑。

 

四个人互拍了几下肩膀,就各回各家了。

 

说好的打麻将?哪敢啊,祖宗还在家里等着呢。

 

 

 

—完—

 

古镇表情包们的其他日常

评论(17)
热度(83)
  1. 七只影yueli049 转载了此文字
  2. yueli049以疏 转载了此文字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