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仲孟】奸商修炼手册(二)

 古镇设定。来走拖沓的剧情咯:)

还是挺粗长的毕竟拖沓嘛哈哈哈(闭嘴

提前祝各位小可爱万圣节快乐啦~

 

>>> 

 

自此仲堃仪不时便会来孟章的糖水铺坐坐,点名要吃鸡蛋酒酿,甚至还自带食材。鸡蛋酒酿荣登菜牌就没有再下来,不过孟章自己是再也没有吃过一口。

 

半个月后,一件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市集有传言,状元酒坊买假酒。

 

 

孟章听闻这个消息的时候,有点讶然

 

讶然老狐狸也会露出尾巴。

 

随后深深佩服起自己:“我早就知道,他有问题。”

 

他拿着托盘出厨房,差点与一个人撞上。身形修长的来者立马就握住他的手,顺带稳住托盘。

 

“小孟,”自从他喝糖水把自己喝醉,仲堃仪照顾了他一晚后,就自然而然套起了近乎,用上了昵称,“你也听到了传言对吧。”

 

孟章考虑到对方掌控着托盘上的西米露一半的命运,只好虚与委蛇,沉痛到:“嗯!”

 

“你信我不会这样做的吧。”

“……”

西米露泛起了涟漪。

 

孟章铿锵有力道:“我当然信你啊!你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那我们就一起查清楚这件事吧!”仲堃仪笑,索性接过了托盘。

 

“啊?”

 

 

>>>

 

天玑茶馆大堂吵嚷,但二楼的雅间,竹门一闭,喧嚣声就仿佛远了,窗外景色似画,静品香茗,心旷神怡——原本应该是这样的,现如今……

 

蹇宾面无表情地冷冷注视仲堃仪。

仲堃仪笑容和煦地淡定回瞪蹇宾。

 

孟章作鹌鹑状,小口小口啜着茶,眼睛在两人身上来来回回。

 

“仲老板当真心宽,风言风语里还有闲情逸致来我这地方喝茶。”蹇宾先开口。

 

“我这不是方便您和齐弟兄吗?免得他整日像盯着贼一样,跟着我大半个钧天地跑。现在我就坐在他眼皮底下,这下总不担心我会跑路了吧。”

 

话音刚落,受命于镇长的城管齐之侃就潇洒从窗外闪了进来。

 

“明人不说暗话,仲老板这是何意?”

 

“关于我酒坊卖假酒的传闻,我配合调查,酒坊的所有地方,齐弟兄你可以随便检查,”仲堃仪放下酒杯,眼里笑意减淡,“但相对的,我想请齐弟兄帮个忙,帮我查一下,这流言蜚语到底从何而来。”

 

“我为何要帮你?”

 

“因为我问心无愧,”仲堃仪顿了顿,“我能用人格保证,酒坊的酒没有问题,有人故意制造谣言来毁我声誉,与其被动被查腹背受敌,倒不如我自己主动出击,把背后的那个人揪出来,还我清白。何况……”笑意再上眉梢,还带上了些狡黠,他又道,“如果今天这件事情不查清楚,这不怀好意的人,今天说我卖假酒,明天就可以说蹇老板卖劣质茶,就算齐弟兄不信我的人品,也应该掂量掂量,为大家打算打算,你多给我一条线索去查,你也多一份助力。”

 

齐之侃抱臂思索,仲堃仪好整以暇地把玩扇子,也不着急。

 

片刻后,齐之侃点头答应下了。

 

蹇宾挑了挑眉。

 

这个仲老板,倒是精明。

 

 

>>>

 

给最后几个求诊的人号了脉,开了药方,魏老本来想着出门去走动走动。怎么知道,才到大门,就看见孟章愁眉苦脸地站在天璇医馆的门口。

 

“哎呦,小孟你怎么来了?哪里不舒服啊?”

 

孟章继续苦瓜脸:“魏爷爷,我头疼……”

 

“头疼?是染了风寒吗?来来来快进来,别在门口吹风,我来给你号号脉。”

 

“这样不好吧……”孟章有些迟疑,“您刚刚分明还赶着出门的,怎么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陵光在吧?我找他看看就好,反正我也很久没有见他了。”

 

魏玹辰本来想说不打紧,话还没出口,孟章又接着道:“夫子还有翁彤伯伯他们肯定还等着你去打麻将,再晚一点的话,他们三缺一就有理由坑你茶钱了。”

 

魏老一捋胡子,觉得孟章讲得非常有道理,特别是若木华那个老家伙,每次都想把茶钱赖在别人身上。这个时辰,陵光约莫也该起床了,于是便大手一挥,让孟章自己进去找人了。

 

“小孟!我买桂花糖偶回来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黄衣人迎了上来。

 

“这位,不是状元酒坊的仲老板吗?”魏玹辰奇了。

 

“是的,魏老你好!”脸上是无可挑剔的礼貌笑容,仲堃仪自然而然地拉住孟章的手,“我是来陪小孟看症的。”

 

孟章点头。

 

“那也好,”魏玹辰没有想太多,把仲堃仪也放进去了,还不忘叮嘱到,“这小子从小就不爱吃苦药,你可要盯着他点。”

 

“知道知道,我不就买了下药的零嘴回来了吗?”

 

“没想到你这小伙子还挺细心啊。”魏玹辰作为一个资深拉皮条的,直觉仲堃仪很有前途,姻缘肯定很顺,顿时很是赞赏。

 

“好说好说……”

 

 

 

直至走进医馆,孟章的脸才拉下来。

 

“我说你就来问几个问题,何必绕那么大一个弯,演那么大一出戏?”孟章真的觉得头痛了。

 

“唉……我也不想的,陵光不喜来客出了名,直接同传要问他流言的事,肯定进不了天璇的门。你和陵光是发小,这是我能想到最好的办法了。”仲堃仪摊手。

 

“可你居然要我装病欺骗一个老人家!良心不会痛吗?”孟章怒。

 

“你可以这样想,”仲堃仪摸摸他的头顺毛,“你只是热心在帮助我这个无权无势抱屈衔冤的落难佳公子。”

 

孟章:“……”

这人气定神闲,仿若去亲朋聚会的样子,能跟落难扯上半毛钱关系吗?

他对仲堃仪睁眼说瞎话的功力有了新的认识。

 

“咦?我们现在是在去哪?”仲堃仪不解,“按照布局,主人的院子,不应该是那头吗?怎么感觉,我们现在是走向……”

 

“对,”孟章看也不看他,“我们正走在去厨房的路上。”

 

“唔……陵大夫喜欢在厨房吃午饭?”

“不,他应该是在找他掉队的早饭。”

“……”

 

神医什么的有些与众不同的习惯是正常的,仲堃仪安慰自己,眼下这条找到的线索,应该不至于那么不靠谱。

 

走到一处僻静的小院,孟章一把推开门。只见一个紫衣的青年刚好在最后一个蒸笼找到了最后一个包子,脸上挂着仿佛伯乐相到千里马一样的笑容。听到开门声,他一边把包子往嘴里塞,一边到:

 

“哟,小青龙,单了这么多年,终于找到姘头来给哥看看啦?”

 

孟章嘴角抽搐,按捺住自己不去捡起地上的木柴打人。

 

仲堃仪:“……”

 

完了,齐之侃给他的线索,好像真的不怎么靠谱。

 

 

>>>

 

执明这天心情很好。

 

翁彤出去了打麻将,难得一大早没有人啰嗦他。光明正大地偷溜出门,他直奔街上玩套圈的小摊而去。

 

“看小爷我今天大展身手!”

 

相中了一本看起来很像武林秘籍的旧书,他调整好角度,预先露出了一个志在必得的笑,手微微发力,一抛——

 

一抛之前,有人抓住了他的手臂。

 

“你谁啊?”莫名其妙转头,只见抓住他手的是一个穿着玄黄相间衣服的高个子,正笑眯眯地盯着他。

 

难道是翁彤聘来抓他回家算账的人?

 

没有等到回应,他的左手也被人抓住了。这次转头,看到的却是熟人。

 

“小齐?”

 

齐之侃眨了眨眼,表情有点无奈,还有点无辜。

 

“到底怎么啦?该不会是被我家老爷子收买了吧?小爷我难得有一天能出来找找乐子,大家一场兄弟,友善点!”

 

依然没有回答,不过却有实质性的行动给了他答案。齐之侃和黄衣人一起发力,把他凌空架走了。

 

“喂喂喂!你们想干嘛?想带我去哪?放我下来啊!我的武林秘籍还没有圈到!啊啊救命啊——”

 

嗑瓜子的店主捡起掉在地上的圈圈,感叹年轻真好,年轻人的感情真好。

 

 

“你们到底想怎样?请我来喝茶不能客气一些吗?说好的义气呢?”

 

又是天玑茶馆的雅间,执明被丢在了椅子上。

 

“执明少爷你好,”黄衣人一揖手,“在下仲堃仪。”

 

“哦哦哦,我知道你,”执明大大咧咧给自己倒了杯茶,一口喝光,看得蹇宾眉头直皱,“你就是那个卖假酒的。不过……”他凑到了孟章耳边,“你怎么跟他混在一起了?”

 

眼观鼻鼻观心的孟章百口莫辩。

 

仲堃仪闻言眉头一挑,看来是没有找错人了。

 

“在下亦久仰执明少爷大名,今天请您来,是有一件事想向你打听打听。”

 

“那你请人的方式还真别致。”执明呵呵。

 

“敢问执明少爷,”仲堃仪提起茶壶,缓缓往白瓷里倒入色泽鲜亮的茶汤,“在外到处散布我酒坊卖假酒的人是你吗?”

 

齐之侃四指在千胜的剑鞘上有节奏地敲打着。

 

执明虽然多年来红尘中打滚,练出了极厚的脸皮,但听见别人不带拐弯抹角,一针见血地问道,顿时也有些心虚,但心虚了一呼一吸,他立马反应过来:

 

“哪有,我就随口跟陵光提了一提,可能是来医馆看症的哪个爱嚼舌根的也听到了吧。”

 

仲堃仪:“……”

仲堃仪:“那再请问,你有什么证据说我酒坊卖的是假酒呢?”

 

执明理直气壮:“我听某知情人士说的。”

 

孟章捧着茶唏嘘,这水真深。

 

仲堃仪看着执明的眼神写满威胁。

 

“盯什么盯!你以为小爷我会轻易出卖兄弟吗?威逼没用。”

 

兄弟?蹇宾稍微皱了一下眉,难道……

 

“利诱你也不用想了,小爷我有钱……”

 

咕——

说时迟那时快,执明的肚子很不争气。

 

仲堃仪笑得甚是灿烂,拿出了那包香喷喷的桂花糖藕。

 

“行,在下确实没有执明少爷有钱,也没法腆着脸来利诱你。这点心,就不委屈少爷和我们一起吃了。”

 

说着就把糖藕挨个分给了孟章他们,无视起执明来。

 

执明:“……”

 

“好吧,这也不是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仲堃仪很上道,把自己那块糖藕给了执明。

 

“不过我说,”人生第一次觉得桂花糖偶如此可口的执明道,“这件事情你干嘛不问孟章呢?”

 

“哈?”突然被点名的孟章猝不及防,“关我什么事?”

 

蹇宾神色了然扶额。执明接着道:

 

“因为就是你告诉我的啊。”

 

孟章双目睁圆,惊讶得合不上嘴巴,糖藕就这样“啪嗒”摔在了染着茶香的木桌上。

 

评论(9)
热度(56)

© 梧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