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双玄】秋日宴

>>>脑补地风相遇的一幕(瞎几把写的别认真啊喂

 

 

贺玄刚混上仙京没几天,还没熟悉环境,就恰好赶上了中秋宴。

 

那个叫灵文的神官在通灵阵通知了他后就没了影,说好会有人来给他带路,结果等了半天也没有。贺玄想,应该是灵文百忙中把这件事给忘了。

 

这场中秋宴是他以地师的身份第一次在众神官前露面,他没有推脱的理由,便只好自己出门摸索去宴席的路。

 

天京本来就恢弘气派,正逢佳节,更是又布置了一番,大街长廊金碧辉煌,有些神官还在楼台上搁了比人高的珊瑚,金玉雕的盆栽,熠熠生辉。

 

贺玄从地师府走出来没多久就觉得头晕。用他的家乡话来说就是被亮瞎了眼。

 

街上不可谓不多人,可他这些年来不喜与人交谈,终究是没有停下去问路。天京的月亮比凡间的大得多,他独自一味地朝着月亮走,明明好像走几步就能追上,然而拐了一个又一个弯,也没能拉进丁点距离。

 

“哎!那位黑衣的道友!”

 

闷头走的时候贺玄突然听到了这么一声,停住了脚步。

 

前方,有人自月光笑着向他走来。

 

来人是个姑娘,丹唇外朗,明眸善睐,披着一身清辉。如果不是一身白色的道袍,贺玄几乎以为她是月宫的仙子。姑娘腰间别着一把扇子,手里挽着一柄拂尘,拂尘随着她的脚步,一晃一晃的。

 

“你……叫我?”贺玄微微讶异。

 

“是呀是呀,就是你!”姑娘走到他跟前,把拂尘放回了身后,笑眯眯拿出扇子摇啊摇,“倘若没猜错,道友就是这几天新上京的地师大人吧,你好你好!”

 

贺玄没想到在街上走了一趟能被人认出来,不等他开口,女神官又接着道:“你都经过这条街三次了,迷路了吗?今晚就是中秋宴了,你是想去宴席对吧?灵文怎么没有派人给你领啊?啊,你不用说了,我知道了,肯定是她又忙到脚后跟不沾地,把这事给忘了……”

 

贺玄:“……”

 

"你说,文官的办事效率怎么就这么低呢,如果是我,唰唰唰就把事情给搞定了……啊对了,还没有请教地师大人的尊称?"

 

"……明仪"

 

"那么明兄,这边请!"女神官直接拉起了他的袖子向前走。

 

"去哪?"贺玄成功被这自来熟的架势镇住了,一时间摸不着她想干什么。

 

"当然是去宴席啊,来,我给你带路。"

 

一路上,女神官还跟他讲了很多乱七八糟,譬如天京哪里的景色最好看,民间哪一家的酱肘子最好吃,还有日后一定要远离一个叫裴茗的神官云云。

 

虽然省了找路的功夫,但是,贺玄想,实在太吵了。

 

他绷着一张脸,说不上是厌恶,但他一个人熬了太久,太久没有接触到别人的好意,一下子无所适从。

 

终于到了宴席。连空气里都弥漫着酒香。

 

由于一路上耽误的时间太多,贺玄跟女神官到的时候,宴会已经开始了,天边雷声阵阵。女神官被一群朋友唤走了,贺玄自己随意找了个角落。刚坐下,一杯酒就递到了他手上。就在这时,雷声停了。

 

“这人谁啊……”

“哦哦!我知道,是新来的地师!”

“哎呦,新人啊,有好戏看了……”

 

听到好戏二字,贺玄条件反射般的眉头一皱。

 

这时宴席前的小楼阁咿咿呀呀开始唱起了戏。

 

贺玄还不明所以,眉头一直死死拧着,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另他的脸越来越黑,坐在他旁边的几个神官以为他不喜这幕戏,悄悄挪开,气氛一时有点微妙。

 

 

“哎哎哎!放下!你们别欺负新人!”

一把略熟悉的声音响起,打破诡异的僵持,随即人群了炸开了喝彩:

 

“风师大人可真仗义,放下帘子,可得花十万功德呢!”

“是呀是呀,真大手笔……”

 

贺玄呆住了。

 

刚刚那个人,就是风师?

 

一个面目模糊的神官胆大脸皮厚,笑着递给了他一杯酒:“地师大人, 你不用这么愕然嘛,风师大人一向都这么大方的,你与他同为五师之一,他肯定很乐意和你结交的……”

 

话音刚落,远处的风师就放下了酒杯,摇着扇子走了过来。

 

贺玄看着他脸上的笑,想起了如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人的时候,看见过的三月春花。 

 

“给大家介绍一下,这是我新结识的朋友!”

 

 

—End—

 

p.s.最初设想是在昨天崩盘之后……今天秀秀说了贺玄是上天庭查了之后才知道谁害的他,所以就把贺玄得知娘娘身份后的反应写成了模棱两可……

评论(8)
热度(102)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