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开封奇谈]「鼠猫」《办理套餐要小心》(三)

好久没更。复健复健。BUG见谅。

 

前文戳:()(

(小声:其实五爷最喜欢喝的不是牛奶。是醋

>>>>>>>>>>>>>>

01.

 

死心不息想要回流量讨个说法,展昭勉强地把白玉堂留在了身边。

 

出门上课前,展昭却犹豫了。

 

毕竟白玉堂是一只运动神经特别好的鼠,夜里一不看着就喜欢到处跑,还特别喜欢跑到人床上。

 

“他晚上不用睡觉的吗……精力真好……”

“白天留他一只在宿舍,跑出去被人发现的话……”

展昭难得神情有些凝重。

 

 

“红烧,油炸,爆炒……”

他在一秒内想出了N种耗子肉的做法。

 

其实熬夜也很困,讨厌早起,现在还有些昏昏欲睡的白小胖子,迎着展昭的目光,突然感到一阵恶寒。

 

最后乎展昭面无表情地把白玉堂塞在了口袋里,走进了狭窄的楼道。

 

“……果然还是红烧好吧……做成烤串也不错?”

 

白玉堂没有心思听清楚展昭念念叨叨些什么,只是觉得被挤着,瞌睡打得不舒服。

“吱……”

 

路人甲:“咦……怎么白天也有老鼠出来啊……”

 

展昭置若罔闻地擦肩越过了他,咻地没影了。

 

02.

 

展昭是班里面的团支书。班里看脸选上的支书。

 

选举的时候,他本来只打算走个过场,吃个瓜子。

面无表情一脸冷漠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可到了群众的眼里,就变成了

正襟危坐一身正气关爱社会雅正端方。

哦,多数是女群众。

 

就这样,他就被推上了神坛。

哦,是教坛。

 

 

虽然选举结果是个阴错阳差内定出来的,但展昭性子比较直,你让他当,他就真的尽心竭力为人民群众了。

加上重度表情缺乏症,展昭挺有震慑力。

 

譬如现在。

 

“展……展大人……早上好呀……”

 

下午两点,绿树成荫的校道上,好几个女生对展昭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一边拼命用身体挡住手里面拿的东西。

 

“嗯,你们好。”

展昭认真地跟大家打招呼。

 

而后眼睛一直盯着她们身后的东西。

 

——必须快点抽身。

——只能靠你了。

“今……今天天气真好啊!”眼神在空中激烈碰撞后,一个女生被其余同伴推了推,只好硬着头皮接话。

 

“嗯。”

 

展昭不为所动,依旧盯着几个女生的身后。

 

盯——

 

就在几个女生彻底挂不住的时候,展昭开声了:

“可以拿到前面来吗?”

 

痛心疾首地闭了闭眼,一个女生把身后藏的仓鼠笼递到了前面。

宿舍并不给养小动物,她们一直小心翼翼藏着。今天天气是真的不错,她们带着自家的鼠偷偷摸摸出门想晒晒太阳,选了最少人的路,出门就碰到严以律己刚正不阿的团支书。

 

啊!难道她们和它的缘分就只能到这了吗?!

 

小灰鼠完全不知道笼子外面的事情和主人内心的天人交,乐呵呵地扒着滚轮。

 

主动交罚金,两份检讨书,哥哥嫂子姐姐姐夫求情信……给小灰灰留条活路……

 

就在几位同学苦思第四个挽救方法的时候,展昭蓦然移开的眼睛。

 

“可以了,谢谢。”

 

提着笼子的女生和她的小伙伴都都呆住了。

 

“不打扰你们了,先走了。”

 

就……就这样走了?

 

徒留大家风中凌乱。

 

“展……展大人肯定是看出我们眼里面的不舍了……”

“……我就知道他是个进退有度会拿分寸的人!”

“哎呀刚刚当着他的面把展大人这个名字叫出口了,不过他好像没有讨厌哎……”

 

03.

 

拉远点镜头,继续跟随展昭的脚步。

 

进退有度会拿分寸的展大人,快要走到捷径的尽头,到饭堂了。

 

“想要吗?”他伸手进口袋里面,看着口袋自言自语,“那个笼子?”

 

“emmmm……我迟一点给你买一个?”

“吱~”

“如果这个月的饭钱有剩的话……”

“吱!吱!吱!——”

 

 

果不其然。

勤俭节约朴素踏实的展昭同学。

 

这个月没有剩下零花钱。

 

 

04.

 

白玉堂哀怨地在箱子垫底的衣服上画圈圈。

 

世间有些事情,不提还好,无心无念。

可无心人随口一提,有心人就念念不忘了。

 

白玉堂至今还惦念着,展昭那天说要给它买个好的窝。

虽然五爷不是吃不了苦的人。但是它是对生活品味有有追求的鼠。

 

更何况,那是展昭主动提出要为他做的第一件事。

他趴在又软又厚的衣服上,用爪子抓起一角抱住,神游天外。

 

衣服上有展昭的味道,白玉堂窝着十分心安。

 

说起来,让鼠睡得最舒服的,还是展昭的被窝。

 

啧,以后有了新窝,大爷我是睡高档别墅,还是赏脸陪展昭,给他暖暖脖子呢?

 

白玉堂陷入了更高层次的纠结。

纠结到晚饭的时候,只喝了大半盆牛奶。

 

展昭也注意到白玉堂的反常。

“……平时起码喝一盘半,难道喝腻了……要不要给它喂点鱼?”

 

窗外秋风正舞,展昭看着一片黄叶越过了玻璃门,跌入室内。

 

天气要开始变冷了呀。

 

他略一思索,拿起了电话。

 

“喂?是师妹吗?上次你说想找我出去,我答应了。”

 

话音飘进白玉堂耳里,它浑身僵得像被放进了冰箱冰了几个小时。

展昭先前从来没有和女孩子出去过!

 

“……好,具体安排,我迟一点发份文件去你邮箱,你记得查收。”

 

 

—TBC—

评论(3)
热度(53)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