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刺客列传]「钤光」《在水一方》(五)

 前文戳:()()()(

 

 

公孙钤最近过得很充实。

 

上午他一如既往去私塾上课,致力于教化那群把他耍的团团转的猴子,至于下午,他就会换上一身粗布麻衣,去到天璇医馆。其实对刷墙这个任务他一点也不觉得辛苦,相反,想到某天或许陵光会出现在与他仅有一墙之隔的地方,他还非常开心。

 

“公孙先生,今天还是那么准时啊。”

 

把墙刷回来的几天里,公孙钤已经和焸栎熟起来了。焸栎是陵光的表哥,在医馆里面负责药圃的打理,天璇医馆的占地说大不大 ,说小不小,后院里面,还有一块特意开辟出来的小药圃,平时焸栎就浇浇水,松松土,去往药圃的途中经常碰见公孙钤,两人每逢见面都会搭几句话。

 

“唉,”焸栎拢了拢袖子,“等这次回来,可能就看不见公孙先生在墙前忙碌的身影了,少了许多见面的机会呢,可惜了可惜了。”

“哦?焸栎兄要外出?”

 

其实十文乱画的地方,公孙钤早就刷好了,但借着新漆和旧墙的颜色不一致,又自告奋勇把其余的三堵墙刷一刷,总算又赖了一段时间,可眼看最后一堵墙也快完工了,公孙钤也的确,没有什么理由再天天进出天璇了。每每想到这里,他都会不由自主地感到一丝失落。

 

“是呀,”焸栎苦笑,“早前就和几位对药草同样有研究的朋友约好了要去山谷远游,要好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了。”

“三五知交同游,岂不快哉?缘何焸栎兄却看似有些忧虑。”

焸栎叹了一口气,道:“出游确是乐事,但我自己走得潇洒,园中的草药却无人照看了,医馆人手本来就紧缺,一时半刻找不到人来帮忙,这下叫我如何是好啊。”

 

公孙钤心下一喜,面上却仍旧波澜不惊,温文笑道:“原来如此,其实,在下昔日在乡间读书之时,亦曾经种过一些草药,就是不知道,能不能帮上焸栎兄。”

 

焸栎大喜:“善!先前仅以为公孙兄博览群书,满腹经纶,没想到还会照看草药,当真是帮上大忙了!”

 

“哪里哪里,焸栎兄不嫌弃我一个闲人多管闲事就好。”

 

公孙钤此刻无比感受到,技多傍身,学多门手艺总是不亏的,先辈诚不欺我。

 

 

刷墙的几日里,公孙钤都不见陵光,殊不知后者一直为了一篇论述泡在医书里,硬生生把自己泡成了烂柯人。某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午后,公孙钤打算给草药们松松土,没想到,他去到的时候,已经有人比他先到了。

 

来者身穿一件紫边的白袍,蹲在地上握着铲子,风吹过他的发,公孙钤蓦然就想起了医馆门前,那株紫藤萝开得甚好。

陵光听到身后有脚步声,不住回头,看清公孙钤样子的时候,双眼微睁:“是你?”

 

公孙钤笑得端庄,就像手上不是提着一个篮子,而是拿着一本《易经》:“好久不见,是我。”

 

在陵光眼里捕抓到一丝喜悦的时候,他笑得更开怀了。

 

 

往日里无人问津的小药圃,最近突然沾了好些人气。

 

焸栎未归,公孙钤天天都去药圃打理打理,而陵光闭关出来后,闲来无事,貌似也喜欢捣弄些花花草草来放松放松,兼且消磨下时间,两人几乎天天都碰头。

 

某天陵光用完午膳出来,走进药圃,发现太阳晒不到的边上,居然放着两张小木凳。看样子,分明是新制的,手工还不错。能干出这件事的人,陵光只想到一个,前几天他随口抱怨了两句,说站着脚累蹲着腰疼,没想到公孙钤真的听了进去,转眼就拎来了两张。

 

陵光不禁朝着不远处,左手提木桶,右手持木勺的人笑道:“怎么好意思让公孙先生破费呀。”

 

公孙钤用袖子擦了擦额上的薄汗:“不破费,我亲手做的,你坐坐看看?”

 

陵光毫不客气,走过去坐下,随即眉眼弯弯:“不错不错,非常扎实!不过公孙呀,我说想要一把小凳子你就端来了,如果我说我想在药圃里荡秋千,你莫非也会给我架一个?”

 

“未尝不可。”公孙钤闻言放下了木桶和勺子,认真地环顾了药圃一遍:“那边还要一小块空地,加个架子是可以的,就是有点晒……要不,我到时再搭个小棚子来遮阳?”

 

“打住打住,”陵光哭笑不得,“你这是要把我的药圃拆了重建啊?与其费那么大功夫建一个大观园,不然陪我想想,那边的空地用来种什么好了。”

 

公孙钤洗了把手,走到他身边,在另一把小木凳上坐下。

 

“板蓝根具有清热解毒、预防感冒、利咽、消肿之功效。能用于治疗温毒发斑、舌绛紫暗、烂喉丹痧等疾病……”

“艾草有温经、去湿、散寒、止血、消炎、平喘、止咳、安胎、抗过敏等作用,历代医籍记载为“止血要药”……”

“车前子味甘寒,入肾、膀胱、肝、肺经,功能利水通淋、渗湿止泻、清肝明目、清热化痰,为常用药材,而且对土壤要求不严,很好养……”

考虑才说了一半,公孙钤就停了下来,因为他看见陵光脸上的神情愈发一言难尽:“怎么了?”

 

“那个……”陵光斟酌着,缓缓道:“其实,我是想让你给我想想,是种茄子好还是丝瓜好……到时候种成了,能加个菜。”

 

公孙钤:“……”

 

“对不住对不住……”陵光笑得眼泪都要出来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辜负你一片好心了,但是讲真,这片地我想拿来种点吃的很久了,反正这点药材也供不了医馆全部的需求,还不是得向外进货,不过是魏叔早年的兴趣罢了,不过他现在也种腻了,还不如让我种点菜。”

 

“不打紧,”公孙钤无奈地望了他一眼,“焸栎他接手后精心伺候了药圃那么久,你不怕他回来看见一哭二闹就好。不过,要种的话,就种茄子吧。”

 

“茄子?为什么?”

 

公孙钤笑而不语。

 

陵光低头微微思索了一下:“不过也对,鲜肉酿茄子,红烧茄子,鱼香茄子都甚是不错。”

 

不对,公孙钤看着他的侧脸心想。

 

——不过是因为茄子也是紫色的。

评论(4)
热度(29)

© 梧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