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刺客列传]「钤光」《在水一方》(三)

来一个单相思的公孙先生。

前文戳:()(

BGM《霜雪千年》

 

————————————

“先生!先生!你怎么又发呆了呀?”

 

平日水流潺潺的轻歌,今日融进了岸上的人声中难以察觉,只有风轻轻掀开塘中的莲叶时,光华在水波中荡起、浮动,才发现莲塘的水仍旧东流着。数不胜数的纱莲在夜幕里散发着微弱的光,带着一个个祈愿被投入水中。各处的莲灯涉水缓缓聚在了一起,变得璀璨了起来,化作一条粉色的光带,轻快地浮向不远处的拱桥底,再流入钧天镇的主河道。公孙钤蹲在岸边,手中也托着一朵,他看着那些远去的莲灯看得出神,直到十文拍了拍他。

 

 

“我们的灯都放出去了,到先生你啦。”

 

公孙钤这下才发现附近只有自己傻乎乎地抱着灯不撒手,便赶紧小心翼翼地把莲灯送到了水面上,再闭上眼,无声地许了一个愿。

 

明明出门前,他还没有想到自己有什么特别迫切想要实现的事情,无非就是学生快高长大,老百姓安居乐业之类的。可出门后就碰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多了个突如其来的愿望。世间之事,果然无常又玄妙。

 

再睁开眼,花灯已经离他有一段距离了,一片莲叶稍稍卡住了它,幸而一阵略急的水流从旁而过,还是把它带走了。然而一山放过一山拦,公孙钤的花灯打了个转,继续飘向中央的时莲塘里一条小小的乌蓬船恰恰拦住的它的去路,花灯缓缓停在了小乌蓬的边上,孤独地被拦在了一边,不能汇入光流之中。

 

就在公孙钤以为这是上天在拒绝他的愿望时,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了。乌蓬下伸出了一抹浅紫色的衣袖。衣袖被主人挽起了些后,露出了一只嫩白好看的手,手里捧着一盏花灯,伸向了水面。

 

——更是公孙钤花灯的旁边。

 

公孙钤看着那只前不久才把酒酿饼递到他嘴边的手,轻巧地把一盏新燃的花灯放在了他的花灯旁边,然后伸出了一根修长的手指,随意地一推,两个光点结伴划出了重合的流光,越过了船头,汇入了大片的莲灯流中。

 

电光石火之间,公孙钤的愿望猝不及防实现了。

 

“哇!先生快起来!你看!”

 

远方轰隆一声,应该是广场的方向,漆黑的天空炸开了一朵烟花,接着,炸开了更多。

 

人们都在仰头欣赏,所以也只有公孙钤注意到,莲塘里的那只乌蓬,悄无声息地逆水而行,优哉游哉地离开了,最终和一朵紫色带银的烟花一起,消失在了公孙钤的视线里。

 

公孙钤有点懊悔。他应该换一个更直接的愿望。

 

 

中秋过去后,秋风扫下的落叶越来越多,地上的黄地毯越来越厚。直至一阵渗着寒气的风

吹响了人家的木窗,冬天来了。

 

公孙钤又习惯性地绕着莲塘走。莲塘的水位因为与河道相连,并没有低多少,然而塘中的莲叶,难免嵌上了一圈带棕的金边。

 

“公孙兄?”

 

耳边传来一把温厚的声音,公孙钤听到有人唤自己的名字,赶紧回头,来人一身黄与玄相间的袍子。

 

“原来是仲兄。”

“这么冷的天,公孙兄怎么在这里发呆啊。”

 

公孙钤这下才发现,自己从刚刚开始一直站在了当初他放灯的埠上。

 

中秋之后,他再也没有见过那人。公孙钤原本想那人对附近甚是了如指掌,应该是这里的居民。然而自秋到冬,公孙钤每天放课后到处去乱逛,也没有见到那个人的半点影子。那人一如仲秋那晚璀璨的烟火那般,在他眼前绽放过后,就转瞬即逝。 

 

“你在找人?”仲堃仪挑起了一边的眉毛,拿起温好的酒,倒了半杯给他,霎时间,绿蚁的香气萦绕了整一桌子,一旁温酒的小炉火燃得正盛,暖融融的,很是恰意。状元酒坊虽然没有天权的饭馆气派,也没有天玑茶馆雅致,但随意的布置却无端自带一股豪情与洒脱。

 

公孙钤端起酒,更是觉得暖到了心里:“是啊,我在找一个……中秋节晚上有两面之缘的人。”

 

仲堃仪仿佛来了兴致,嘴角上翘:“哦?两面之缘的人啊,不知姓甚名谁?长何模样?”

 

“姓名不知,模样不知。”公孙钤耿直道。

“……”仲堃仪嘴角抽了抽,“公孙兄你该不会是耍我吧?”

“在下绝无此意,”公孙钤有点懊恼,“只是那天他戴着面具,而且我来不及问他名字。”

仲堃仪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那可有其他什么特征?”

公孙钤想了想:“他穿着一身紫纱衣。”

“……”

“还有,他很喜欢吃甜的。”

“……对面孟老板也很喜欢吃甜的。”

 

相对两无言。

 

“或许,”半响,仲堃仪斟酌道,“还有一个办法。”

“是什么?”公孙钤仿佛看见了希望。

“先别着急。隔壁天枢糖水铺新推出的羊奶八宝粥很不错哦,公孙兄你要试试吗?”仲堃仪露出了一个标准的商业微笑,“你去尝新一下,小孟老板见你是知己,说不定很乐意帮你呢。”

 

公孙钤豁出去,到对面吃了大半碗粥后,孟章果然非常开心,表示下次有新品一定会通知公孙钤,公孙钤拿着勺子的手有点颤。

“对了,”仲堃仪大寒天也摇着扇子,笑着适时打断了危险的话题,“小孟,公孙兄他想向你打听一个人。”

 

“哦?”孟章双手捧着下巴,心情非常好,“难得碰到一个像公孙先生那般在口味上与我投缘的,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尽管说!”

 

公孙钤细细地叙述了一遍。

 

“他没有被面具盖住的下半张脸,是不是还有点鼓鼓的,就像包子。”孟章听后,手指无意识的敲着硬木的桌面,不紧不慢问到。

 

公孙钤点头,眼里闪烁着显而易见的希冀。

 

孟章露出了一个艳羡的眼神:

 

“公孙先生先去天权赌坊买张彩券吧。”

 

“……啊?”

 

 

—TBC—

评论(4)
热度(27)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