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刺客列传]「钤光」《在水一方》(二)

现充,较短。

果然“等到暑假我就勤勤勉勉战战兢兢C天R地”都是瞎几把吹的FLAG

前文戳

 

————————————

“我……我的脸?”公孙钤一下子反应不过来,没想到对方把矛头指到了他身上。

 

“是呀,可惜了你这张俊脸。”紫衣人蓦然把糖画塞到公孙钤手上,“帮我拿一下。”

“哦……好的。”

 

公孙钤听到他如此平直地夸奖自己,倒是不知该作出何种反应,条件反射般拿稳了糖画。紫衣人没有再看他也没有在解释,而是弯下了腰,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摊位上的面具。公孙钤瞅了瞅手里拿着的糖画,散着甜气的麦芽糖闪耀着琥珀色的光芒,不知道是月光还是灯笼的功劳。

 

“嗯……就这个吧。”半响,紫衣人抬头,抽走了公孙钤怀中的京剧面具,二话不说就把另一个面具戴到公孙钤脸上了。

 

公孙钤猝不及防,没想到他再挑的一个面具,是给自己的。摘下一看,是一只湛蓝镶银边,只会遮住小半张脸的面具,眼角处的地方,还点缀了几根翠绿的孔雀羽。

 

“老板,这两个面具我都要了。”

“等……”

“谢谢客官啊!”

 

紫衣人不给公孙钤拒绝的机会,付了钱,从公孙钤手里面拿回了糖画,咬了糖画的尾巴一口,就潇洒转身。

 

公孙钤快步跟上:“兄台,还是在下把面具的钱还你吧。”

紫衣人又舔了舔糖画,耸耸肩:“我又不缺这点钱,你若不喜欢就丢了,若是过意不去……”他缓了步子,转头看了公孙钤一眼,眼里带着三分笑意,“若是过意不去,那你今晚就好好带着这个面具吧。”

 

“可……”

“嗯?”

 

远方有风掠过了这条熙攘的长街,挟着丹桂的香气,也抚动了紫衣人面具上的赤羽。那在风中微微颤动的羽毛入了公孙钤的眼,神差鬼使地,他戴上了了那个面具。

 

紫衣人得意地笑了笑。

 

“看你这样子,是第一次来这边的灯会?”

“是,第一年在这边过中秋,学生们都叫我来看看,我和他们约好的在桥边的大榕树底见。”

 

两人并肩在长街走了下去。

 

“哦,学生?原来你这呆子就是前段时间新来的教书先生啊。”

“……是的。”

 

公孙钤本来想着礼不可废,要正经八百地向这位送过见面礼的兄台来个自我介绍,可听见对方口中蹦出的呆子二字,不禁有些语塞。

 

所以也忘了问对方的名姓。

 

紫衣人却丝毫没有察觉到公孙钤的不自在,兴致盎然地舔着手中糖画,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出声道:“拐这边,走这条路到榕树底会快很多。”

 

“兄台还有其他想逛的地方吧,”公孙钤随着身先士卒的紫衣人拐进了另一条街,“怎好意思劳烦兄台?”

 

“……别自作多情,”紫衣人似乎哽了一下,翻了个白眼,“顺路而已。”

“……”

 

不过幸好长街熙攘,也不显得二人太尴尬,走没几步紫衣人吃完了糖画,在一家买酒酿饼的摊前停下了脚步,公孙钤这次把握住了主动权,抢先上去买了两个饼,递到了紫衣人面前。

 

紫衣人接过了饼,笑着看他。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公孙钤在那双桃花眼中,捕抓到了一丝狡黠。

 

把饼再掰成两小块,紫衣人把一块放进自己口中,另一块,则直接递到了公孙钤嘴边。

 

公孙钤微窘:“在下自己来就行了……”

紫衣人又把饼递前了些,令人垂涎三尺的香气直传入公孙钤鼻尖:“乖乖张嘴,啊……”

 

公孙钤张嘴接过了,紫衣人嘴角弯成了满意的弧度,一旁挂着大红的灯笼,映得公孙钤脸上有些绯红。公孙钤努力地把注意力都放在饼上。酸甜嫩脆,果然甚是好吃。

 

紫衣人没有再逗他,要笑不笑地跟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讲着还有那些摊子好玩。剩下的饼啃完没多久,两个人也走近榕树底了。

 

“先生!先生!”

远远孩子们就认出了他,高高举起手来,公孙钤笑着走过去:“抱歉,先生來晚了,让你们久等了。”

“没有啦,我们也是刚刚到,十文闹着要买千层糕花了不少时间,我们还担心要让先生等。先生,你的面具好好看啊。”

“哦,这个是刚刚在路上……一位朋友送的。”公孙钤想跟学生们说他还带了一个朋友来,话到了嘴边才猛然发现,他还不知道紫衣人的名字。回过头,公孙钤招手想把人叫过来。

 

“咦?人呢?”

 

身后那抹紫色的身影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可他还没有来得及问他的名字。也没有来得及道一句谢谢与再见。

 

 

 

—TBC—

评论(2)
热度(24)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