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刺客列传]「钤光」《在水一方》

先前说好的中篇,有点忙先码了个hin短的开头。

补续的玩坏彩蛋戳这里

BGM:《霜雪千年》

——————————————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鱼戏莲叶间。

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

 

公孙钤的私塾附近有一片很大的莲塘。硕大的莲叶,碧绿碧绿的,清晨的第一抹阳光照在上面,露珠总能发散出七彩的光。

 

私塾上学的孩子们很喜欢到莲塘附近玩。一开始的时候,公孙钤总担心他们会掉下水出事,自己就时不时去莲塘附近看看。以致于后来,绕着莲塘散步成了他日常的习惯。

 

“中秋的时候,大家会在莲塘放灯,非常美哦!”

他刚到钧天不久的时候,学生给他介绍四周好玩的地方,有一个小姑娘扯着他的衣袖,兴高采烈地告诉他。

“是吗?”他笑着摸了摸小姑娘的头,“那到时候先生一定要好好看看。”

月越来越圆。眼下中秋就要来了。

 

“先生先生,中秋那晚您也会来看灯吗?”

孩子们的脸颊红扑扑的。

“来呀。”

 

中秋那晚,巷里街上人特别多。集市上卖灯的小摊数不胜数,兔儿灯往往是最收欢迎的。卖糖人烧饼的老板们通通加班,猜灯谜的摊位前,挤满了男男女女,纤细的纸条被摘下一张又一张。好动的孩子三五结伴在人群中追逐打闹,也有些乖的,文静地牵着父母的手,嘴里塞折桂花糕,睁大着眼睛,入神地听着吴刚伐桂的故事。公孙钤终于明白为什么学生们都叫他一定要来了。

 

他先前是听闻过灯会的热闹,但眼见又是另一番感受了,人群熙攘,烛光明亮,欢声笑语,仿佛连心也跟着暖了起来。他混在人流里缓缓向前,好奇地张望着四周,点漆的眼眸时不时绽出些惊喜,倒有点像他那些涉世未深的学生们了。

 

糖画摊前还摆着一个转盘,上面彩绘着十二生肖,师父正全神贯注地画着一只兔子。公孙钤怕牙疼,没有多驻足,倒是糖画旁边的面具摊让他停下了脚步。

 

生、旦、净、末、丑,动物的,遮全脸的,遮嘴巴的,遮眼睛的,这个摊子全都有,而且着色极好,画工极佳,公孙钤拿起一个遮全脸的京剧面具,放到脸上比划。

 

“呵。”

 

嗯?

 

突然旁边传来一声毫不掩饰的笑声,又轻又快,公孙钤下意识就觉得是对着他笑的,果不其然,一把清脆悦耳的声音接着道:

 

“你若是戴上了这面具,那就真的可惜了。”

“这面具做工极好,怎么会可惜呢?”公孙钤反问,同时循声看向身侧。

 

首先入目的是一支绘作朱雀的糖画,正是展翅翱翔于苍穹的姿态,可堪用霸气来形容了,这样好看的糖画,此时正被一只更加好看的手握着。这只手五指修长,骨节分明,白皙匀称,与其说它仿佛是为了风雅作画而生,不如说生来就像一副风雅的画。纤细的手腕上覆着紫罩纱,公孙钤不动神色地把视线往上移,看见一绺微卷的发懒懒地搭在此人深紫色的前襟上。

 

“可惜了你这张脸。”紫衣人的回话慵懒又带着点漫不经心。他脸上正带着一个羽毛装饰的赤红色面具,堪堪遮住上半张脸。不过,公孙钤依然能看见,他说话时,那双灵动的桃花眼。

—TB我也想很快有C—

评论(1)
热度(33)

© 梧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