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开封奇谈]「鼠猫」《我想吸猫居然被猫吸了?!》

又名《这样吸猫不太行》 ,校草逗猫的故事。BUG&手癌见谅。

 第一篇鼠猫,献给我亲爱的 @同尘 补习辛苦啦~希望你回来看见会开心~

 

 

01.

我叫白玉堂,是KF大学的大一的新校草。

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集万千少女的视线于一身。

每次我在朋友圈随手扔一随随便便的自拍,都会有无数的点赞和留评。

 

可是最近,我却被莫名其妙地被抢去了风头。

前不久,宿舍区不知道哪里跑来一只臭猫,被一群脑残的女生封为御猫,说它身手不凡手感很好还能卖萌,连凶得要死的宿管大妈都会为它开后门。

 

“喵~”

 

据闻女生宿舍好几次跑进老鼠,都是它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多管闲事,摆平了鬼哭狼嚎的僵局,从此票圈里面每天都是这家伙的观察日记。

 

“今天打饭偶遇小昭昭,小昭昭好可爱啊!”

[黑猫把头埋进饭盒.jpg]

“下课去了躺小卖部,展少侠护送了人家一路呢!❤”

[黑猫叼着小鱼干晃尾巴.jpg]

“展护卫果然像传说中那样身手敏捷英武不凡(´///ω/// `)”

[黑猫嗖地跑进饭堂.jpg]

 

真是岂有此理,一只臭猫哪来那么多花名?!而且它分明就是只吃货啊!你们眼睛是瞎的吗?哪来的英武不凡啊啊啊?你们脑残粉的粉丝滤镜也太厚了吧?!!!

 

最可恶的是现在都没有人看我自拍了啊!!!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

 

 

02.

 

“还没搬完?”

“还没搬完。”

 

白玉堂在2楼的楼道,远远就望见1楼的树底下站着两个闲聊的人。

 

额头有半月的人:“女生宿舍的行李,也太——多了吧?!”

眼镜男:“不知是谁,刚刚还说给静儿师姐搬二十箱行李都不用喘气。”

 

“包拯!公孙策!敢情你们把五爷我诓来,自己却在在偷懒?!”

 

包拯公孙策对视一眼,同时转身,异口同声:

“该回去办公室值班啦!”

 

“你们两个混蛋!!!!!!!”

 

喜闻乐见,KF大学迎来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幸事——搬校区。

喜大普奔,学生会打着团结友爱的旗号,把替女生搬行李的工作尽数交给了男生。

 

所以白玉堂早上出门扔垃圾路过包拯公孙策的宿舍,就被拖住了。

 

“这可是难得可以进女生宿舍的机会!”包拯眼里闪过诡异的光。

“五爷我没兴趣!”白玉堂嘴角抽搐并努力解救自己的手。

“哦?”公孙策一推眼镜,意味深长,“原来,白同学不喜欢女孩子啊……”

“闭嘴!公孙你乱讲什么?!”白玉堂开始暴走。

“卧槽,原来是这样。”包拯钳住白玉堂的手立马收了回来。

“肯定是这样。”

 

“才不是!我白玉堂!喜欢有着……”

 

包拯:“打住,这句话开学第一天你就说过了,我待会还得去见静儿师姐,请离开我再讲这句话。”

公孙策:“无论怎么样,还是不要带他去助人为乐了。”

包拯:“是呀是呀我们走吧!”

白玉堂:“给我等等!你们不给我去我偏要去!”

 

所以白玉堂在包拯公孙策遛后依然奋战在助人为乐的第一线。

“五爷才不像你们这么不讲义气!”

“不过就……六层楼而已!”

“不……不过就……几个……箱子……而……已……”

 

箱子的主人红着脸拉过了箱子,给根·本·不·气喘吁吁的白玉堂递上了一瓶矿泉水。

 

“啊,谢啦。”

 

回到楼下,地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废弃品,白玉堂一边喝水一边好奇地瞅着那本《七侠五义》,正想弯腰拿起来看看。

那本书就自己动了动。

 

白玉堂:“……”

 

不会成精了吧。

不我要坚信我险过的马哲!

 

于是他更坚定地伸出了手。

 

那本书就翻了个转——

然后底下就冒出了个毛绒绒的脑袋,歪头看着他,琥珀色的大眼睛在初夏的阳光里,闪闪的。

 

“卧槽原来是这只臭猫?!”

 

黑猫从书堆里面跳了出来,甩了甩头,然后走向白玉堂。

白玉堂一级戒备。

黑猫继续走近白玉堂。

白玉堂二级戒备。

黑猫走到了白玉堂脚边。

白玉堂三级戒备。

黑猫走过了白玉堂。

白玉堂:“……”

 

“卧槽!你这只臭猫居然敢无视我?!”愤怒的白玉堂一个猛回头。

 

黑猫优哉游哉地摇着尾巴,走向院门。白玉堂连忙想跟上,余光瞥到书堆里某个事物,顽劣地勾起了嘴角。

 

“站住!”他大长腿一跨绕到猫面前,“嘿嘿,今天碰到五爷我,算你倒霉。”

 

然后弯下腰把捡来藏背后的逗猫棒,放在黑猫面前晃呀晃,晃呀晃——

 

“……”

 

黑猫不为所动,白玉堂还仿佛在它眼里看到了……嫌弃。

 

“啧,网上不是都说这么用的吗?”

 

就在白玉堂把逗猫棒放眼前,皱着眉头沉思的时候,黑猫又绕过他走了。

 

“哎?臭猫你给我等等!”

 

见黑猫走远了,白玉堂三两步上去一把把它拎了起来。

 

原本只是想再检验下逗猫棒的正确使用方法,但毛茸茸的触觉传到指尖的时候,白玉堂愣住了。

 

“手感……不错嘛……”

 

白玉堂忍不住又摸了一下。

 

俗话说,忍字头上一把刀,可忍不住,刀就掉下来了。黑猫被拎起来本来就极为不爽,白玉堂又作死摸多了一下,它顿时弓起身,尾巴竖起来,毛都炸了。

 

“喵!”忍无可忍,它伸爪想拍掉白玉堂的手,挣脱开来,顺带留下了一道痕。

“啊——”白玉堂心疼地抱住自己遭殃的手,被抓的地方已经泛出了血。

 

这下真的糟糕了。

 

痛不可怕。

 

“NO!——我不要去见江子云啊啊啊!!!!!我不要!!!!!——”

 

可怕的是校医。

 

红白蓝胶袋后面探出了个小脑袋,悄咪咪地看着白玉堂,听到他的痛呼后,若有所思地眨了眨眼睛。

 

 

—tb不忙很快会有c—

评论(20)
热度(201)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