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刺客列传]「执离」《了不起的车窗》

大明X小黎,大明有双十那么大,小黎大概升初中那么小XD

 

———————————————

 

慕容黎有一个习惯。

无论刷牙还是洗脸,只要是倒腾自己的脸,他一定要对着镜子。    

“没有镜子不行啊!”

 

 

舞台剧面试的星期六早上,窗帘尽忠职守地拦住了外界的光,慕容黎的房间还是昏暗一片。成全着主人的酣睡。

 

然而,避无可避的是,闹钟如约地响了起来。

 

抱着多啦A梦的小黎,遭受到噪音攻击后,撅着嘴巴皱起了眉。

 

到点起了呀……

当然是……

 

慕容黎连着多啦A梦滚了圈,滚到了床边,迷迷瞪瞪地往床头桌摸索着闹钟。手指碰到冰冷的金属瞬间,他整个人一激灵,然后利索地按下了按钮,再埋头在多啦A梦的百宝袋前。

 

当然是继续睡啊!

 

所以,美好的面试的早上,慕容黎小盆友又成功地睡晚了。

 

随意地洗刷好,换好衣服,拎起昨晚非常有先见之明给他收拾好的包,慕容黎风风火火出了门,嘴角叼着装三文治的袋子。

 

隔壁的阿煦哥哥也正好出门,一看他的样子心下了然,顺便载了他一程去到了面试的地点,总算没有迟到。

 

抽到的号比较靠后。小黎觉得一楼的等候室闷得很,就从侧门出去了。门外没有人,就是停着几辆车,慕容黎瞅了瞅,坐在了台阶上,从包里面掏出差点被压扁的三文治,一边感叹他的演艺之路从小就坎坷。

 

时间充裕得很。有小麻雀从隔壁的花坛跳了下来,盯着慕容黎手上的三文治啾啾啾直叫,慕容黎见它不怕人,笑得咧开了整齐的小白牙,捏了些肉松在地下。

 

小麻雀低头就啄,慕容黎趁机占便宜摸了摸它的头,它也没躲。

 

毛茸茸的,手感真好。慕容黎心想。

 

三文治吃完了,麻雀也跑了。慕容黎拉开书包链,想掏出镜子来照照,以免发生像上次才艺表演那样,嘴角还沾着甜甜圈的糖霜就上台的事。

 

可是,镜子没找着,倒是掏出另一样麻烦来了。

 

“上台前记得涂哟~虽然为师出差了这次不能看着你上台,但把它送给你提前祝你马到功成了!”

 

慕容黎握着白先生送的礼物,非常头大。

他一点也不想涂这种有颜色的润唇膏。

 

娘里娘气的。

 

“为师会问工作人员要照片,一看就知道你有没有领为师的心意了!”

 

慕容黎憋屈地撇了撇嘴。

 

镜子怕是漏在房间了,那么的话……

 

 慕容黎起身本来想去找一处僻静的卫生间,余光却瞥见了不远处,某辆车的车窗干净得在太阳底下发亮。

 

蹑手蹑脚走到那辆车前,完全没有发觉自己的心虚。慕容黎看见这辆车的车窗好像经过了处理,看不见里面的情况,可是当镜子,却可以打120分。

 

耳边也没有引擎的发动声,里面也肯定没人。回头看了看四周,只有天上的云流过。

 

慕容黎决定就地行事。

 

用纸巾把嘴角擦干净,然后他一脸生无可恋地掏出一支饰有小草莓的润唇膏,嘟起了嘴。脸几乎要贴到玻璃上,不情不愿又仔仔细细地涂了起来。

 

旋好润唇膏,他闷闷地超镜子做了个鬼脸。

 

然而就在他拔腿想走的一秒前,车窗缓缓地摇下了。

 

 

————————————

 

 

执明作为某部舞台剧的投资方,应邀来到了面试间做评委。

 

执明投的资。莫澜替他应的邀。

他自己压根就不想来,不过是挨翁彤的低气压寻了个借口跑了出来。

 

把车在侧门稳稳停好,他按下蓝牙接电话:“喂,老师你好啊,很抱歉,我堵车堵在半路上了,你们不用等我,先开始吧……”

 

然后拿出板子刷起了俄罗斯方块。

 

可他这天貌似运气不好,很快就GAME OVER了。郁闷间抬头,正好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从侧门探出了脑袋,然后整个人钻了出来,乖乖抱着包坐下啃三文治。

 

一只麻雀飞到了小朋友身边。

 

哟,大麻雀逗小麻雀。

 

本来以为这孩子啃完三文治就会离开,没想到他不仅没有立刻走,还踱步到了自己的车外。

 

想干嘛呢?麻雀儿?后视镜里映出了执明向上弯的嘴角。

 

咫尺之间,一窗之隔,男孩把脸凑得离他很近很近,刹那间,执明有一种可以闻到对方洗发水香味的错觉。

 

接着男孩一脸苦大仇深地涂起了润唇膏。

 

执明愣了。

 

男孩却一脸严肃认真,仿佛在举行什么庄严肃穆的仪式。末了,他还抿了抿嘴,“啵”了一下。

 

执明彻底破功,笑到抱着肚子缩成虾米状。

 

男孩放好了润唇膏,想转身就走。

 

执明立马深呼吸两下,极力平静下来,降下车窗。

 

“小朋友,你好啊。”

 

男孩整个人都僵住了。执明伸出手,男孩想退,而在他往后退之前,执明就把那块粘在了他衣服上的面包屑拿走了。

 

“怎么光顾着看脸,不看看衣服啊。”

 

男孩整张脸都红了。

 

“我这个人嘛,助人不求回报,”执明继续笑眯眯,指了指自己的脸,“所以你亲我一口就好啦!”

慕容黎本来想说什么,结果执明此言一出,他瞪大了眼睛,搁下两字就跑了。

 

“流氓!”

 

“会再见的!”

 

执明笑着探头大喊。

 

车窗重新升了上去,低头手边的平板已经开始又一局新游戏。

 

GAVE STARE.

 

—END—

评论(7)
热度(44)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