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刺客列传]「池珉」《非礼勿听》

又名《你有没有听见……?!》《听墙角是如何练成的》

考后复健。Ooc预警。非常深井冰预警。

哈哈哈在微博看了一组图,据闻听墙角已经上了枢居的必修课的科目名单。

BGM:《江湖少年》

 

 

 

“骆珉师兄!您一定会罩我的对不对?”

骆珉:“这……”

“一边去一边去!跟师兄组队,哪轮的上你?”

骆珉:“等……”

“你们两个都别吵了!有意思吗?师兄当然是,和我一组啊!”

骆珉:“额……”

 

枢居大院里,药香木架边,一大群师弟正围着骆珉,左扯他袖子,右挽他肩膀,而被哄抢的骆珉站在人群中间,一脸懵圈。

 

艮墨池孤身立于几乎无人问津的角落,看着此情此景,脸上阴云密布。

“艮师兄……”六师弟是唯一一个走向了艮墨池的人,不过他看到了他艮师兄的眼神,非常的汗颜。

 

唉,其实事情是这样的。

枢居虽然隐匿在山林,但永远不会落伍于繁华的大都,对学子有着同样严苛的要求。

 

“德智体美要全面发展。”仲堃仪一边雕着木,一边布置年度考核。

 

“成绩最优者,我会交予他一个任务,让他下山历练一番。”

 

大家思忖着,揣度着,想象着——

山下的烤肉花雕画舫庙会在向他们招手——

 

“所以,这次,你们两人一组,在抽到纸条所指定的时辰内,用上你们能用的办法,打探其他对手组的谈话内容。”

 

那…那不就是,听…听墙角?!!

大家猛然抬头。对上了先生殷切的目光。

 

“……是。”

 

——今天先生诡异地笑了吗?

——笑了。

 

所以大家等出了院子,立马纷纷缠上了上年度的听墙角最佳,尽得老师真传的骆珉大师兄,解放天性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十八般抱大腿武艺尽数用上。

 

而转到了艮墨池这边,就截然不同冷清的很。

 

“艮…艮师兄……”六师弟鼓足了勇气,伸手想拍下艮墨池的肩膀。

 

“阿六!”猝不及防,艮墨池猛然转过头来握住了六师弟颤巍巍伸出去的手臂,“你放心,既然你选择了跟你艮师兄我混,师兄我一定会带着你混到优胜!”

 

“啊?”

 

其实我只是想来找你要回上次借你的十文钱酒钱而已。

六师弟见他艮师兄杀气腾腾,不敢说。

 

傻帽,你没注意到自己的衣袖都要被扯断了吗?

又把视线移回到骆珉身上的艮墨池忿忿不平。

 

咦,艮兄和六师弟组队了啊……

就快被扯成几块的骆珉看到了艮墨池抓着六师弟的手,遗憾地想。

 

“骆珉师兄!”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吼:

 

“拿到最优我请你到花楼吃酒——”

 

“……”

“……”

“QAQ”

 

艮艮艮师兄你要把我的手捏断了放开我啊QAQ

 

 

 

 

考核有条不紊地开始了。

虽然觉得自己很冤而且手还很痛,但六师弟不得不承认,他艮师兄还是很靠谱的。一天下来小抄不能用一叠来形容。

 

“你说的当真?”又一次两人汇合后,艮墨池对六师弟听回来的东西发出了兴奋而不失沉稳的疑问。

“千真万确。”六师弟一脸深沉,顺手拔掉头上沾着的草。

啪——

“卧槽师兄你打我头干嘛?”

“哦哦不好意思,你刚刚学先生的样子太像,我忍不住就出手了……”

“……”

 

“咳咳,总之,”艮师兄努力在捡起刚刚不小心丢了的脸,“一会儿按照我的计划行事。”

“哦!什么计划呀?”

“……你跟着我的节奏来就行。”

“哦哦!”

“哼,总之我绝对不会让那傻帽跟别人去喝花酒的!”

“啊?”

“啧,我说我们绝对要拿到优胜的意思!”

“哦哦哦!”

 

——

 

“结果出来了。”

一周后,仲老师把大家叫在一起宣布结果。

“这次可以下山的,是艮墨池和阿六了。”

 

 

“骆珉师兄。”

山道前,大家把优胜二人送走,骆珉遥遥地看着艮墨池头也不回的背影,慢慢缩小不见融在林间的阴翳里面。

“明明你听了艮师兄的墙角半天,没理由听不到东西啊?你到底听到了什么呀?”

同队的师弟不解看向骆珉。

骆珉的眼神飘去了另一边,嘴里说着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解释地去给先生送茶了。

“咦?骆珉师兄的脸怎么好像红了??”

 

——

 

“师兄师兄,到你输了,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真心话。”

“那,师兄你有没有心悦的人啊?”

“有啊。”

“谁?”

“你骆珉师兄啊。”

 

——

 

“来,这块菊花糕我请你的。”

“唉……艮师兄我帮你逮到了告白的机会,就只请我一块菊花糕?!”

“闭嘴,乱讲话。战…战术而已。”

“那师兄你买骆珉师兄喜欢的千层糕干嘛?你自己明明不喜欢吃的!”

“我不是我没有,才不是因为那天蹲墙角听到傻帽说想吃……”

 

 

 

—END—

评论(15)
热度(63)
  1. 七只影梧筝 转载了此文字

© 梧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