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还有我》

现代pa。短,渣。钤堃友情向。友情向。友情向。

 

——————————————

 

“谢谢,欢迎再次光临。”

 

仲堃仪推开了理发店严实的玻璃门,热气潮涌而来。今天他并没有穿着平日肋着脖子的西装,但瞬间还是有了窒息的错觉。

 

站在理发店的屋檐前,并没有立刻拔腿就走,他一捋刚补过色的挑染,深呼吸一口努力适应着温度。午后阳光太刺眼,他从休闲服的口袋里摸出了一副贼拉帅气的墨镜。然后往口里扔了一块口香糖,双手插兜,一边起劲地嚼,一边大摇大摆地往隔了几条街的小食街走去。

 

像所有肆意张扬的少年郎一样。

 

“老板!照旧两瓶啤酒!” 

在一卖炸鸡的大排档前停住脚步,他一把拉开残旧的塑料凳,一屁股坐下。

“好咧!”

 

 

 

 

“这就是你找的圣地?”仲堃仪转头,公孙钤拿着两大碗咖喱鱼蛋走向他,一碗有酱,一碗没酱,“的确适合……”他把有酱那碗放到了仲堃仪伸来的手上。

 

“自拍!”

 

公孙钤带他去做挑染。新look出炉两人决定要去拍张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

 

“我也是听说,这里不仅有远近驰名的鱼蛋,还有秘不外传的炸鸡。哎你买个鱼蛋怎么去了那么久?”

“真是托仲兄之福了。刚放学涌出了一大波僵尸,老年大学生敌不过高中年轻人的围攻啊!”

“噫——”

 

鱼蛋解决到一半,老板送上一盘炸鸡。

 

两只手同时快如闪电伸向了无辜的鸡腿。

 

“……哈哈”

“……呵呵”

“公孙兄请先!”

“不不不,仲兄请先……”

 

最后仲堃仪手抓鸡腿,公孙钤嘴咬鸡翅,过了半天才想起了他们的正事。

 

公孙钤手机的像素好一点,骨节分明的手举着手机放远,仲堃仪靠过去左摆右摆选了个合适的角度。

 

“你没睡醒眼睛看起来好小啊公孙兄……”

“那我睁大一点……”

“……算了你还是正常就好”

“……好的”

 

最后,800W的前置摄像头拍下了霸气侧漏的仲堃仪,衣冠楚楚的公孙钤,以及很是社会的大排档背景。

 

“快快快发朋友圈!”

 

喝口啤酒的功夫,就有小红点冒出来,两人争着点进去:

 

“啊!我家小葱点赞了!”

“陵光叫我给他打包外卖两份孜然烤翅……”

“混蛋!执明那傻帽居然说我的黄色给里給气,他的紫挑染有立场说话吗?!吗吗吗?!”

“哈哈哈蹇宾大言不惭说仲兄你是酷炫地痞……等等?我…我是斯文败类衣冠禽兽?!!”

“怼!怼不死就往死里面怼!”

 

 

 

“您的两瓶啤酒!”

 

仲堃仪拿起酒喝了一口,然后关了相册。

 

那张很多年前具有纪念意义的双人自拍,又沉寂了SD卡的最深处安眠。

 

 

炸鸡上来后,仲堃仪举起了自己的手机。

 

屏幕上只有他一个人。

 

按下快门。他没有调美颜。

也没有发朋友圈。

 

旁边老店的珍稀收音机在沙哑地唱着一首老歌。

 

“朋友一生一起走,那些日子不再有,一句话一辈子,一生情一杯酒……”

 

啧。真土。

 

两个酒瓶都喝空了。他放下了钱起身,大摇大摆地走了。

 

仍像当天肆意张扬的少年郎一样。

 

 

“朋友不曾孤单过,一声朋友你会懂,还有伤还有痛,还要走还有我……”

 

 

—END—

评论(6)
热度(14)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