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刺客列传]「全员」《钧天奇谈》

这几天在看kfqt,于是蓦然想看看《钧天奇谈》会是个怎样(有毒)的样子。

 

——————————————

 

从前,史上有一个很出名的镇,名唤钧天镇。 

 

钧天镇有个老厉害了的县太爷,名唤执明。

才貌双全战战兢兢英武不凡。

 

——才貌双全是执大人的师爷,慕容离。

——战战兢兢是执大人的护卫,公孙钤。

——英武不凡是衙门的校尉蹇宾齐之侃。

 

你问我执明哪里厉害了?

他有钱啊。

“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稳!

 

“敢问执大人的当初考取功名时,最后一题遇到了怎样的难题?是平面几何还是线性代数还是马哲?”

后堂里,钧天日报的记者在和执明大人见上了面,双方就着广大士子考取功名与中第后的发展方向的问题在进行友好的会晤。

“不都说了钱能解决的问题……哎呀!”

 

突然横里冒出一竿箫,狠狠地抽向了执大人的头。

执明顿时眼冒金星,脸歪在了墨砚边。

记者大惊,以为有刺客,张嘴欲喊,转头却看见了一抹水红色的衣袖。

 

“不好意思,”面容清冷,气如谪仙的慕容师爷淡然道,“昨天执大人熬夜看财政报表,现在有些神志不清,才满嘴是钱。”

 

记者捡起吓到的笔,顾不得被墨水溅了一身,快速记仇。哦不,记录。

 

“还有什么问题的话,慕容愿为大人代答一二。”

 

第三天,通宵看了一夜话本的执明盯着黑眼圈吃早餐,左手油条右手号外,面前摆着公孙钤给他捎的豆浆。

 

[执明:如果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地修仙是错,就让我错下去吧!]

 

“……”

“???”

“阿离?虽然本官也觉得很有道理,但我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啦?”

 

主张健康生活方式的慕容师爷,抿了一口牛奶:

 

“你神志不清的时候。”

 

蹇宾齐之侃,你挨着我我挨着你,蹇宾手里还拿着喂齐之侃的煎饼果子,一起看向最后一个访谈问题:

 

“钧天府的日常是怎么的呢?”

 

“钧天府的日常嘛……”

 

咳咳,钧天府的的日常,充满了工作。非常繁重非常严肃非常意义重大。

 

“誓守一方安宁!”齐校尉一腔热血。

“护得百姓无恙!”蹇校尉一身正气。

“为了爱和正义!”公孙护卫铿锵大气。

 

慕容离&蹇宾&齐之侃:“……”

 

总之,开封府非常忙。

 

譬如,刚刚没有在场吃早餐的公孙护卫,已经开始了他的工作。

 

日常,人气爆棚……哦不,谦和有礼的公孙护卫除了要保护执大人的安全,还要追捕一打不法分子。

 

上至采花大盗,下至流氓地痞。

 

忙。

 

公孙护卫接到举报去抓采花大盗。他长腿一伸,迈进了怡鸿院的大门,老板焸栎泣不成声。

 

“受害的是哪位公子?他可曾看清那恶贼的模样?”

“呜呜呜呜呜,是城北陵员外的小公子陵光做的!”

 

公孙钤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

 

“一大早我开门他就冲了进来,把我种的紫菊花全部踩烂了!”焸栎脸色苍白,握着擦泪的手帕一指墙上,“他还光明正大盗走了公孙护卫您上次在这里当场临摹的紫菊丹青!”

 

哦,原来是。

 

踩花,大盗。

 

“对了,他还给您留下了一封信。”

 

公孙护卫接过,抖开,上书几个遒劲有力的大字:

 

“公孙钤是流氓!”

 

公孙护卫:“……”

 

公孙护卫气度不减。公孙护卫不气不恼。公孙护卫尊老爱幼。

 

安慰了焸栎老板一番,表示一定会把逃犯缉捕归案。公孙护卫离开了这家钧天最大的花店。然后跟着又一个报案者,赶往下一个打架斗殴的现场。

 

“一根糖葫芦引起的血案?”

 

到达现场站定一看,公孙护卫简直想抚掌叫好。只见那陵光正惨兮兮的蹲在糖葫芦摊子的旁边,原本梳得整整齐齐的小卷头发都乱了,眼圈红着,很是委屈的样子。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公孙钤想起了执大人语录里面的一句。

 

公孙护卫刚正不阿。公孙护卫铁面无私。

 

所以出于人道主义的关怀,他扶起了陵光大盗,掏出小手帕,仔仔细细又温柔地给陵光擦干净了脸,理顺了头上好看的羽毛头饰。

 

作恶多端的陵光大盗眼圈不红了。

但他耳尖红了。

 

环视了曾经一度混乱的现场,公孙护卫板着脸:

 

“证据确凿,你有何解释?”

 

陵大盗撅着嘴:“剩下最后一根糖葫芦了,明明是我先给了老板钱的,给隔壁阿姨剥个豆的功夫,转头那个小屁孩就抢了我的东西。”

 

“以前都是你给我买的糖葫芦的……现在你忙……我就自己来了……”

 

公孙护卫心里长叹一声,拉着陵光的手,把他挡在了身后,笑着给摊子老板和惊扰到的叔伯阿姨赔不是。

 

叔叔阿姨们笑着说没关系,买五香豆的大婶还满脸歉意地给了一大包五香豆他们回家送饭。

踩花大盗被公孙护卫喂着豆子,开开心心回了钧天府。

 

“此大盗天性顽劣,艰险狡猾,需人多加看管。下属恳请执大人重罚,判他个三五七年的社会服务令,让他跟在下属身边,耳濡目染地教化。”

 

公孙钤护卫冷静客观地向执大人汇报工作,公孙护卫冷静客观并地给出建议。

 

慕容师爷一捋须须,准了。

 

 

 

对了,偶尔,还会有人击鼓鸣冤。

 

铁骨铮铮的蹇校尉和齐校尉除了要维持镇里面的秩序,还有协助执大人断案。

 

譬如这天,府外就传来了击鼓的声音,咚,咚,咚——

 

本来在逗马……呸,喂马的蹇校尉齐校尉,火速去了开门。

 

“咦?人呢?”

“啧……这个月都第几起的乱击鼓了?不行!我得禀告大人!再犯者罚款!”

 

“两位大哥……我人在这里……”

蹇宾齐之侃循着声音低头。

 

 

 

慕容师爷左手拿着厚簿,右手拿着一箫抵着执大人的脖子来到了公堂。

 

公孙护卫早就站直在了一边。

怀里还揣着几块桂花糕。

 

执大人扶了扶歪的帽子,始终没有扶正:

 

“下跪何人?报上名来!跪何人?报上名来!”

 

“小人孟章!要告的是城西酒坊的老板!他们家的店,卖的是假酒!这严重影响了钧天贸易市场的公平竞争秩序!打击假冒伪劣产品迫在眉睫啊大人!”

 

执明大人严肃认真地思考了起来。

 

西在哪一边?

 

慕容师爷搁下笔:“劳烦蹇校尉齐校尉去城西走一趟,把酒坊负责人带回来。”

 

蹇宾齐之侃牵马到了府外,二人一骑,优哉游哉……呸,快马加鞭。

 

被拎回来的是个齿白唇红的高个子。进堂就笑眯眯地看着孟章。

 

“草民仲堃仪,参见大人。”

 

“大胆仲堃仪。有人状告你贩卖假酒,你可认罪?”执大人目不转睛地审问。

 

目不转睛地盯着慕容师爷给地小抄审问。

 

“冤枉啊大人,”仲堃仪笑得从容,“实不相瞒,那酒的确掺了水,不过,那是在下酒量不好,为自己准备的,没想到不小心搞错拿给了客人,是小店的疏忽,在下愿意给这位小兄弟赔礼道歉私了。”

 

你胡说。孟章心想,明明就看着你从万千酒瓶里面随便拿出来的。

 

定要捍卫正义保浩气长存!孟章看着仲堃仪的笑:

 

“我同意私了!”

 

“退堂——”

“威——武——”

 

一天的工作就这样结束了。

 

“阿离~”执大人滚到了在整理宗卷的慕容师爷的膝盖上。

 

“我们是不是该好好体察体察民情了?”

“大人的意思是?”

“我觉得仲堃仪的小子贼眉鼠眼的,我不放心,”执大人忧镇忧民,“我们去城西低调地察看察看吧!”

“大人若是想去城西的庙会凑热闹的话,很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