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刺客列传]「全员」干什么都不如飙戏(三)

古镇AU,尘世有镇系列文,前文戳:()(

同系列戳tag 或者 这里 XD


求评论啊QAQ我一直在接客的!(???

六、

 

文艺汇演不日就开始了。

 

舞台就搭在修真观前的广场上,络绎而至的镇民自带小板凳,坐下的时候一不忘买点吃的。

 

摆摊一夜暴富不是梦。

 

小品压轴被安排在倒二,执明啃了三包瓜子,在慕容离肩膀靠了半天,终于轮到他们了。

 

孟章第一次挑大梁当主演,手里卷着剧本,紧张得腿肚子都发抖:“阿仲……别…别紧张,我…我在呢……”

 

仲堃仪的剧本早不知道甩哪了,拿了颗蜜饯放进了孟章的口,顺道摸了摸他的头,云淡风轻笑道:“是啊,我好紧张,小孟要带我入戏啊。”

 

“好…好的!”

 

“下面是万众期待的第九个节目,《海的儿子》!”

 

“在海的远处,水是那么的蓝……”

 

台下尖叫一片,因为毓埥为了得到最好的视听效果,重金请了镇上最俊俏的说书先生聿晓先生来当旁白。

 

*

从前,有一个建在海旁边的国家。每一个国民心中,都坚信着海里住着他们的守护神,龙。

 

龙也的确住在海里,不过他们住的是深海,极少会游到浅海去露面。

 

而那一日,龙族里最小的王子,小青龙,却游到了浅海,因为——

 

“小青青啊,你刘海怎么还没有剪啊?”大哥问。

“小青青啊,你化形后怎么还是那么矮呀?”二哥问。

“小青青啊,你怎么还没有找到男朋友啊?”三哥问。

 

是可忍孰不可忍。人身攻击可忍嘲笑单身不可忍。

 

小青龙收拾了他的小包袱,决定离家出走。

 

贵人出门招风雨。贵龙亦是如此。小青龙游到浅海,天空就乌云密布,电闪雷鸣。顷刻,下起了倾盆大雨。

 

 

*

后台的慕容离听着聿晓先生的旁白,立刻切换曲子,蹇宾往台下泼了几杯茶,糊了观众一脸。

 

“哇!!!真的下雨了!好神奇啊——”

 

蹇宾:“……”

 

*

冰冷的雨点发疯似地砸在汹涌的海面,海天一线处还飘着一只孤独的船,船无力地随着波涛起伏。

 

一个巨浪袭来,船终究抵御不了大自然无比的力量,顿时分崩离析。

 

小青龙作为龙族,天生受着海的庇佑,水是他最亲近的伙伴,浪自然是不怕的。但他眼睁睁看着大船就这样碎在了海里,心里也不禁惋惜——

 

啧啧,待会又要派人打扫卫生了啊。

 

真晦气。

 

摇摇尾巴向另一个发向游去,小青龙想去找他的老铁大王八聊聊这期的钧天游戏榜。

 

倏忽,凭借5.0的龙眼,遥遥他就望见一个人类从破碎的船骸里坠入了更深的海里。那个人挣扎了几下,终是脱力般地吐出了几个泡泡,晕过去了。

 

小青龙瞳孔一缩。

 

来不及多想,他一边化为人型,一边游上去接住了那人,继而带着他一同缓缓浮上水面。

 

 

*

慕容离持萧换了一支和缓的曲子。

 

“阿爹阿爹!这个皮影戏好厉害哎——”

台下小朋友的欢呼传到了后台。

 

手里捣弄着两根竹竿的执明向慕容离抛了个得意的眉眼。

 

慕容离:“……”

 

被拉来和执明搭档的莫澜,因为执明的走神急得满头大汗。

 

该配合我演出的少爷演视而不见,唉。

 

另一边的毓埥眉飞色舞:“难以演出的场景用皮影戏做特效,今年的钧天最佳导演非我莫属。”

 

庚辰懒得理他,去给聿晓老师倒了杯茶,还加了点润喉的蜜糖。

他可是剧组良心担当。

 

孟章仲堃仪又要上场了。

 

*

小青龙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人拖拽到岸边。坐在松软的沙滩上,他大口喘气。

 

乌云散去,太阳重新照拂大地,阳光落在了那人的脸上,小青龙凑近仔细地打量了起来。

 

那是一张明媚如春初雪霁的脸。英挺的鼻,微薄的唇,还有,

 

一抹鲜艳的黄色挑染。

 

太好看了啊。小青龙看得入了神。

 

鬼使神差地,他缓缓把头凑了上去——

 

“王子!王子!——”

 

然而在小青龙亲下去之前,远处传来了一阵急切的呼声,有人来了。

 

小青龙吓得蹦了起来,宛如热锅上的小龙虾,躲在了旁边的一块岩石后。

 

要是被族人逮到他调戏良家少男,他就完了。

 

“啊!王子!原来您在这!我终于找到您了!”身穿蓝衣染着蓝挑染的侍卫从远处飞奔到王子的身侧,连忙检查了下,见王子没有受什么伤,才放下心来。

 

“太好了,感谢上苍!而今各国群雄并踞,互相虎视眈眈,形势实着不容乐观,幸好王子没有什么三长两短,不然实在是我国一巨大的损失,而且王子身上肩负着我国黎民百姓的未来,不求开疆扩土也应闻达于诸侯,这样贸贸然出海太不应该了,下次请务必带上属下……”

 

侍卫的六行台词说到一半,王子突然抽搐了一下,吐了侍卫一脸水。

 

蓝挑染侍卫抹了把脸才意识到,他家王子还有脑子进水的可能,就赶紧把王子扛上了肩膀,向辉煌的皇城走去了。

 

小青龙躲在礁石后面,也很想跟上去看看王子的家在何处。可惜他离开了水,不能化形太久,只好依依不舍的回到了海里。

 

 

*

被公孙钤像扛麻包袋一样扛肩上的仲堃仪非常非常想吐。

 

喷到公孙钤脸上的水当然是为了配合剧情提早含在嘴里的。可是天气太热,他先前就喝了不少茶,此时胃磕在公孙钤瘦削的肩膀上,随着他的大踏步一下一下被撞,他真的很想吐。

 

幸而在仲堃仪张嘴前,公孙钤就把他扛到了后台,迅速把他甩了下来。

 

仲堃仪扶着桌子干呕了几下才缓了过来。

 

公孙钤帮了顺了顺气,又给他倒了杯茶:“仲兄辛苦了,喝口茶可能会舒服些。”

 

喝下去再吐你一脸心里可能真会舒服些,仲堃仪心想,还是把茶推回了公孙钤手边,“这茶还是留公孙兄喝吧,也当我借花献佛赔个不是,公孙兄应该不会怪我刚刚喷了你一脸吧?”

 

公孙钤一边起身一边道:“当然不会,为艺术献身,我怎么会责怪仲兄?这杯茶我回来再喝。”

 

“哦?公孙兄这是要去哪?”

 

“洗几把脸。”公孙钤笑得和蔼可亲。

---TBC---

评论(15)
热度(46)

© 梧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