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筝

“而你是我翻山越岭都无法落脚的禁地。”

[刺客列传]「全员」干什么都不如飙戏(二)

古镇AU,尘世有镇系列文,前文戳:(

同系列戳tag 或者 这里 XD



本期节目看点:不想当戏精的导演不是好老板。

 毓埥:叫我毓导。


肆、

 

第二天,大家都揣着自己的小剧本来到了嘉成乐坊。

 

乐坊坊主兼执明头号老铁兼执明最忠心的仆人,莫澜,一早就在大门等着了。

 

“各位里面请。”

 

乐坊也是天权的产业,众人看着乐坊奢侈的装潢,一边鄙视执明人傻钱多,一边对莫澜准备的瓜果赞不绝口。

 

公孙钤毕竟是小品的负责人,只好身先士卒试戏。

 

他和陵光选的剧本是《梁山伯与祝英台》。

 

毓埥在一旁拿着当道具的惊堂木:“《梁山伯与祝英台》,第二幕,船头偶遇,第一次!开始!”

 

啪——

 

庚辰奇怪了,“你怎么来了?不用看着客舍吗?”

 

“虞老远游回来了,我终于有机会来凑凑热闹,就主动报名做导演了。”毓埥露出一个感动得想哭的笑。

 

“……”庚辰见他被出场少的压力压得几乎脸练都抽筋了,便没有说什么。

 

“英台女扮男装往尼山书院读书,在曹娥江渡口与父亲泪别后,船头又遇山伯。”毓埥报画外音。

 

陵光酝酿了一下,努力露出一个惊讶的神情:“是你?”

 

“卡!”毓埥却突然喊了停。

 

“怎么了?”陵光才说了两个字就被打断,丢丢不爽。

 

“这里,”毓埥指着他用红毛笔圈圈点点满了的剧本,“英台,你是和梁山伯阔别许久,本以为没有机会再见,却又碰上了,感叹缘分奇妙之余又满心欢喜,你应该露出的神情是惊喜而不是见到鬼一样的惊吓!再来!”

 

陵光:“……”

 

你才英台你全家都是英台,还有你戏那么好当客舍老板真是委屈你了。

 

“你试试幻想一下,一个你以为再也见不到的人站在你眼前,看看能不能入戏。”毓埥严肃认真,“《梁山伯与祝英台》,第二幕,船头偶遇,第二次!开始!”

 

陵光酝酿了下:“是你?”

 

然后紧盯着公孙钤的眼睛瞪大,瞳孔一缩,

 

公孙钤也被他感染到了,软声问道:“兄台,认得我?”

 

陵光眼角已经有些泛红了,众人还没来得及为他鼓掌起哄,顺便表达一下自己不用领演主角这麻烦差事的兴奋,就听到陵光张嘴:

 

“裘振!”

 

执明:“……”

蹇宾齐之侃:“……”

仲堃仪孟章:“……”

 

虽然还不知道裘振是谁,但慕容离看着喝茶不喝了,吃瓜的不吃了,就知道,玩大了。

 

浑身上下散发着低气压的公孙钤,许久露出一个笑,走向毓埥。

 

毓埥看着逼近的公孙钤,心想我是导演不能怂,然后无所畏惧地抬头和他对视——

 

庚辰:“……”

 

嗯,无所畏惧地向后退了几步,缩在庚辰身后露出个头,与公孙钤对视。

 

“梁祝戏码大家也看腻了,我们换下一队试戏吧。”

“可是陵光戏很好啊……”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换戏;二,换戏同时换导演。”

 

毓埥:“……”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

 

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毓埥这时候猛然想起了李白的诗,觉得不能再有道理。

 

然后拿起了公孙钤给他的下一个剧本,开始折腾蹇宾齐之侃了。

 

“《罗密欧与茱丽叶》?”

 

 

伍、

 

蹇密欧与齐丽叶的剧本是找公孙钤借的。

 

那时候他们才刚认识不久,某天茶馆里进来了一个面生得很的说书先生,齐之侃兼任保安的职业病发作,不放心,便也在茶馆里面坐下了。

 

然后听完了一折戏,一个荡气回肠的西洋爱情故事。齐之侃坐在蹇宾身边,啃了一盘瓜子,记住了那个传说。

 

于是他昨天特意去找当时刚来到钧天,没找到生计就先说个书赚盘缠的公孙钤。

 

“哦,那个故事啊,叫《罗密欧与茱丽叶》。”

然后现在,他兴冲冲把剧本递给毓埥。

 

毓埥念着书名接过,打开的时候却懵了。

 

蹇宾见他样子不对劲,也凑上去看了一眼。

 

“斑伏里奥?茂丘西欧?体博尔特???谁跟谁跟谁啊?”蹇宾他倒没懵。

 

他崩溃他抓狂。

 

“而且主角不是叫小罗与小叶吗?”齐之侃也没懵。

 

他不敢置信他觉得被骗。

 

“额……呵呵,我当时觉得按原文讲,凭你们的智商根本搞不清这个故事,就用化名了。”公孙钤儒雅一笑。

 

齐之侃抱着最后一丝希望看向台词。

 

“……”

 

然后生无可恋地把接力棒交到下一组的执明手里。

 

 

 

 

执明的剧本是他自己带来的。

 

“没想到执兄也是个文化人。”公孙钤恳切地膜拜。

“好说好说!”执明少爷大手一挥。

 

“小明啊……你这个剧本我看不懂啊……”毓埥偷偷从他叔盘里摸了一块瓜,一边道。

 

执明:“……”

 

慕容离瞅着毓埥手上的剧本,总觉得哪里不对。

 

“这个故事是架空的,”执明手里拿着鸡翅,眼神炙热,“故事发生在遥远的未来,一个叫民国的时期,某天,一堆人在街上游行,一个长官和其中一个学生代表看对眼了……呸,是长官非常地欣赏学生代表,欣赏他们有组织有纪律的爱国行为,长官还觉得学生代表非常地眼熟,像小时候一起在私塾念书的某个同学……”

 

“听起来好像挺有画面感,结局呢?”

 

腿踩板凳的执明眼神却突然闪烁起来:“额……”

 

“嗯?”

 

“……作者还没有想到结局”

 

“他上一次更文是什么时候?”

 

“半年前……” 

 

“那就肯定是坑了,下一组。”

 

慕容离突然记起来了。执明交出去的剧本,是他之前一直写写画画,然后偷偷摸摸藏在枕头底下那本。

 

这个吃惊的发现让慕容离拿不稳手里的瓜。瓜掉到茶杯里,溅了毓埥一脸的茶。

 

偷瓜终究还是被发现了。毓埥不敢看慕容离的脸,缩着脑袋想。

 

万众瞩目下,仲堃仪叹了口气,无奈地掏出了他的剧本。



---TBC---


 后文戳

评论(10)
热度(36)

© 梧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