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疏

=梧筝。心血来潮改下名字。

[刺客列传]「全员」干什么都不如飙戏(一)

古镇AU,尘世有镇系列文,同系列戳tag 或者 这里 XD


壹、

 

大雨过后,空气特别的清新。带着湿意的微风吹过,惹起了青草的芬芳,青藓悄悄地攀上桥面,路过的行人不留意,就被沾湿了鞋底。

 

过了桥再走几步,就能听到茶水沸腾的咕噜声,便是来到了天玑茶馆。

 

此刻茶馆里面,钧天镇的青年才俊们正齐聚一堂开会。

 

特意清了场,难得地没有了客人,偌大的竹馆顿时清静了下来,显得有点空荡。再加上在座的各位谁也没有在说话,气氛就显得有些严肃了。

 

甘权擦着桌子,眼睛好奇地瞧着众人,抹布抹呀抹呀——

 

“卧槽,甘权你在干嘛?”掌柜开会跟着来蹭吃的骆珉,咬着小笼包非常委屈,抹布抹到他脸上了。

 

“对不起对不起……”甘权大吃一惊非常抱歉,把别人的脸抹脏了他非常不好意思。

 

于是他下意识又拿起抹布,帮骆珉擦了几下脸。

 

骆珉:“……”

 

看这骆珉气匆匆离开的背影,甘权来不及劝,就听到隔壁会议席上一把温润沉稳的声音道:

 

“所以诸位想好究竟演什么了吗?”

 

 

零、

 

先前混进来了个逃犯,弄得钧天镇人心惶惶。老镇长摸着胡子,觉得镇里面的气氛是时候要抢救一下了。

 

有什么好主意能让大家相亲相爱地闹一闹呢?

 

想了半天,他手往脑袋一拍:

 

“叫齐之侃过来帮忙贴告示,我要搞一场文艺汇演!”

 

手下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那被编成了麻花辫的胡子:“好…好的我这就去!”

 

吃饱有点撑的镇长觉得最近有新盼头了。

贰、

 

“所以诸位想好演什么了吗?”公孙钤无奈地环视一周。

 

仲堃仪孟章很明显在走神。

 

孟章定眼看着杯中浮起的茶末发呆,这是他思考新糖水的习惯性动作。

香芋椰汁西米大家好像吃腻了,把香芋换成香蕉怎么样呢?香蕉椰汁西米……好像不错?

 

仲堃仪定眼看着孟章。准确来说是看着孟章的刘海。

小孟的刘海好像又长了啊,是熨直剪短好呢?还是留长染个和他一样的挑染好呢?

 

“……”

 

公孙钤只好耐心地再次出声,“或者大家有什么建议?”

 

另一边的执明慕容离很明显一起混吃等死。

 

执明已经吃第五个生煎肉包了。

慕容离端坐着喝茶,可眼睛一直瞄着门外买糖炒栗子的摊。

 

君子背后不能语人是非,公孙钤不说破,只在心里幽幽叹了一口气。

 

镇长没事找事搞什么文艺汇演,吃饱撑了吗?而且为什么非要找他一个战战兢兢的人民教师来负责这样的文艺项目?文科学子和艺术特长学子还是有本质上不同的呀。

 

最重要的是,这个懒成咸鱼的剧组。

 

吃枣药丸啊。

 

“公孙……”陵光打完开会以来的第五十一个哈欠,眼角有些泛红,“我想吃糖葫芦……”

 

只见茶馆门前站了个卖冰糖葫芦的伯伯。糖葫芦在阳光下亮晶晶的。

 

“好,”公孙钤温柔笑到,“我立刻去。”

 

反正吃枣药丸。

 

叁、

 

“不,不就是个文艺汇演嘛,”已到了晌午,执明皱着眉头,捋了捋他快要被汗打湿的刘海,一边烦躁地惦念起家里,那几只还泡在井里面的西瓜。

 

“咱们一起演个小品不就得了。”

 

蝉无休止地叫着,买冰糖葫芦的伯伯担心糖会化掉走了。各位颜值担当也热得备受煎熬,不约而同理解到这个会议要速战速决的重要性。

 

蹇宾让甘权给每个人倒了碗冰镇的酸梅汤,怕热的执明感动到眼泪都快掉下来了,一口气全咽了下去,顿时感觉重新活了过来,打了个嗝,便没骨头似的赖在了慕容离身上。

 

慕容离一竿箫把他戳了起来。

 

仲堃仪慢慢啜了一口酸梅汤,嫌弃地觉得执明肯定是没有喝过孟章亲手煮的柚子茶,才会是这副没出息的样子。

 

“执兄言之有理,”公孙钤把自己的大半酸梅汤倒在了陵光已经喝空了的碗里,接着道,“合作演小品的话,诸位有异议吗?”

 

“挺好的,”齐之侃和他的千胜饥渴难耐,“需要武术指导找我。”

 

公孙钤顿时觉得反派人选要悬了。

 

“公孙兄博闻强识,搜罗剧本的任务,恐怕还得要你操心。”慕容离思索了下,然后开口。

 

“哪里哪里。”

 

“可以的话,各家最好也去找一下入眼的剧本,”仲堃仪放下了碗,“然后各家演自己挑的剧本的主角试戏,这样就可以确认主演了。”

 

“如此甚好!”压力倍减的公孙钤情不自禁向仲堃仪拱了拱手。

 

仲堃仪露出了个我懂你的眼神。

 

“咳咳咳咳咳咳咳。”陵光啪地放下瓷碗,狠狠瞪了公孙钤一眼。

 

蹇宾嘴角抽了抽,这批碗是新的,连他自己都还没有摔过。

 

齐之侃给了甘权一个眼神。甘权硬着头皮上来给大家续添酸梅汤,顺便隔断那几道想打架的眼神。

 

“那基本上先这样定了,”公孙钤虽然心虚但依然保持着微笑,“还有什么问题吗?”

 

“有。”蹇宾不爽道。

 

“蹇兄请说。”

 

“下次开会别赖在我茶馆开会行不行?”

 

坚持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公孙先生笑到:

 

“既然没有什么事了,那就散了吧。”

 

“喂!——”


---TBC---

后门

后文戳

评论(4)
热度(70)

© 以疏 | Powered by LOFTER